大发棋牌骰宝大全网>综合知识> 正文 2019-10-23 18:11

关于父爱的文章(关于父爱的美文摘抄)

关于父爱的美文摘抄

父爱如山
题记:如果我是一棵草,那么是父亲用自己的血肉之躯腐朽在我的根下,让我茁壮的成长;如果我有脚,那么我走过的每条路上都有父亲身体铺就的碎石,而让我走得更加踏实;如果我能站起来,那么他一定是站在父亲的肩头。
亲情,是一支古老的藤,承载着对岁月的眷恋,和对往事的缠绵。虬劲的枝蔓里,写满了思念、宽容、等待,凝聚了过去、现在、未来。
亲情,是一片深情的海,描绘着春天最美的画卷,夏日里瑰丽的诗篇。博大的胸怀里,贮藏着憧憬、思念、眷恋,充满着欢乐、关爱、希冀。
亲情,是一条金丝带,让心相拥,让爱汇集。历史分不开,岁月剪不断,千年万年寻觅觅,天涯、咫尺紧相连。

我已经不记得上面的话是谁说的,只记得在那个寒冷的冬夜,将这张泛黄的纸压在了属于自己的书桌玻璃下。也许我不曾细细去品味当中的含义,要不是这期的文字秀围绕着亲情或许我已经忘记了这张名为《亲情》的文章。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事物的看法有着不同的变化,当然我也不例外。人间有情:亲情、爱情、友情,三者均为重要,无法想象失去亲情会是什么样的?
小时候总觉得父亲疼爱自己是很正常、理所应当的事,也许父亲对我的付出只有等我有一天成为父亲的时候才能真正的了解,真正的有所体会。现在仔细看看《亲情》,似乎才能模模糊糊的明白中间的含义。想起来真是有点心酸,小时候的淘气没少惹父亲生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和父亲相处的时候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在离开父亲的日子里又日夜思念着他,这几年来看着父亲日渐苍白的头发,心里就不是个滋味。
父亲是一个做事踏实,待人诚恳,勤奋朴实,正直忠诚的人。父亲的爱不善于言表,只能用心才能去体会。小时候父亲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什么都会做,什么都能做,小时候还立志长大象父亲一样做一个多才多艺的人。“我的一生是劳累的!为你,为了这个家!”在小时候父亲曾经笑着对我说过这一段话,小时候的我望着天真的脸笑着看着父亲却无法去体会。有父亲才有这个家,父亲用他的双手支撑起了整个家庭,那个时候妈妈体弱多病,只能做一些简单的家务事,可以说父亲一直以来都办演着父亲母亲的双重角色,无论是洗衣做饭,还是辅导我和姐姐的功课都由父亲一人包办,另外还得照顾体弱多病的母亲。我是吃着父亲弄的饭菜长大的,
记忆中很好记得父亲流泪,就算是病魔侵略下也没看到过父亲的眼泪,总以为父亲不会哭,至少不会当着我的面哭泣。那是我读初一时,奶奶去世了,父亲怕我读书不行以后无法找到工作,从大伯他们手里将祖屋的继承权买了下来进行了改建。父亲忙着工作忙着改建祖屋,无法对我进行照顾,姐姐去外地读书去了,诺大一个家里只留下我一个人。生性淘气的我趁家里人不在的时候将以前父母给我的零用钱取出好好的疯狂了一番,天天跟着同学东跑西走,买零食、打游戏、滑旱冰,接连几个通宵不回家。依稀记得那个星期二的早上,校门外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没错就是他我的父亲,看着父亲疲倦的身躯,仿佛一时间苍老的许多许多,父亲看着我久久没有说什么。我知道父亲的眼神在对我说些什么,仿佛在问我为什么几天都没有回家?空气凝结了,时间停止了,临走时父亲说了一句:“这几天我和你妈都没空照顾你,你又瘦了!”当父亲转身而去的时候,我看到父亲眼角那颗晶莹剔透的泪滴,父亲哭了,从未在我面前哭泣的父亲哭了,这给我一个极大震撼,现在想直来心都有点隐隐做痛。无论我做错什么事,父亲从来不打我,不骂我,都是耐心的教育我,给我讲道理。因为父亲这颗眼泪给我的震撼,我收敛了很多,也从那时候懂得了很多。
在我生平第一次远离故乡去外地读书的前一天晚上,父亲跟我说了许多许多,千叮咛万嘱咐。长那么大,从未和父亲有过深淡,一直到深夜我才在父亲的语音中合衣睡下,我感觉到父亲并没有起身离开,静静的看着我,看着这个让他疼爱一生的儿子……那晚我觉得很温暖、很安全……事后从母亲的话语中我才知道那天晚上,父亲一夜没有合眼,看着我这个即将远离他的儿子,在我走后,父亲也总是在深夜想起我,难以入眠,怕身在异乡的我不习惯。而我呢,却正如那脱离笼子里的小鸟在天空中自由的飞翔,不知道是多么的惬意,却万万无法想到父亲的担心。
二00二年我都已经工作了,姐姐来到我工作的城市出差,久不见面的姐弟俩有着说不完的话语,我却总觉得姐姐似乎有什么要跟我说,话到嘴边却又收了回去。我看出来了,在我的再三追问了,我才知道父亲早在一个多星期前患了脑血栓,导致那晚的短暂性休克,深夜4点住进医院进行抢救,而父亲为了我安心工作,阻止母亲和姐姐告诉我这个消息。脑血栓?这尤如晴天霹雳,我再次深深感到父亲的年龄大了。向老总请了假,收拾包袱和姐姐一道回家探望父亲。
再见父亲的时候,父亲显得很惊讶,但看看我身后的姐姐,父亲一切都明白了。“你怎么回来了?”“姐姐不说你病我,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又没什么,一点小病而以,用得着吗?跟你说了,我怕你工作分心。”父亲的脑血栓病已经稳定了,但却留下了后遗症走路不再那么利索,一瘸一瘸的。
上个月回去的时候,我的房间还是没有变,看着走路都一瘸一瘸的父亲为我拿被子和被单,忙来忙去的。我的眼睛湿润了。父亲还是那样爱我呀。父亲为我操劳了一生,而我给予父亲的又有什么呢?我想我以后一定要作父亲的乖儿子,不再让他担心,惹他生气。我要连这一点都做不到的话,我就不配做父亲的儿子了。
父亲,我爱您……我一定让您过得开心,过得幸福。我也想借此告诉天下间的子女,爱父母是我们的福气。

有名的关于爸爸的文章或小说或散文。

  (1)背影
  朱自清
  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 。
  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我从北京到徐州,打算跟着父亲奔丧回家。到徐州见着父亲,看见满院狼籍的东西,又想起祖母,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泪。父亲说:“事已如此,不必难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回家变卖典质,父亲还了亏空;又借钱办了丧事。这些日子,家中光景很是惨淡,一半为了丧事,一半为了父亲赋闲。丧事完毕,父亲要到南京谋事,我也要回北京念书,我们便同行。
  到南京时,有朋友约去游逛,勾留了一日;第二日上午便须渡江到浦口,下午上车北去。父亲因为事忙,本已说定不送我,叫旅馆里一个熟识的茶房陪我同去。他再三嘱咐茶房,甚是仔细。但他终于不放心,怕茶房不妥贴;颇踌躇了一会。其实我那年已二十岁,北京已来往过两三次,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了。他踌躇了一会,终于决定还是自己送我去。我再三劝他不必去;他只说:“不要紧,他们去不好!”
  我们过了江,进了车站。我买票,他忙着照看行李。行李太多了,得向脚夫行些小费才可过去。他便又忙着和他们讲价钱。我那时真是聪明过分,总觉他说话不大漂亮,非自己插嘴不可,但他终于讲定了价钱;就送我上车。他给我拣定了靠车门的一张椅子;我将他给我做的紫毛大衣铺好座位。他嘱我路上小心,夜里要警醒些,不要受凉。又嘱托茶房好好照应我。我心里暗笑他的迂;他们只认得钱,托他们只是白托!而且我这样大年纪的人,难道还不能料理自己么?唉,我现在想想,那时真是太聪明了!
  我说道:“爸爸,你走吧。”他往车外看了看说:“我买几个橘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我看那边月台的栅栏外有几个卖东西的等着顾客。走到那边月台,须穿过铁道,须跳下去又爬上去。父亲是一个胖子,走过去自然要费事些。我本来要去的,他不肯,只好让他去。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我赶紧拭干了泪。怕他看见,也怕别人看见。我再向外看时,他已抱了朱红的橘子往回走了。过铁道时,他先将桔子散放在地上,自己慢慢爬下,再抱起橘子走。到这边时,我赶紧去搀他。他和我走到车上,将橘子一股脑儿放在我的皮大衣上。于是扑扑衣上的泥土,心里很轻松似的。过一会说:“我走了,到那边来信!”我望着他走出去。他走了几步,回过头看见我,说:“进去吧,里边没人。”等他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再找不着了,我便进来坐下,我的眼泪又来了。
  近几年来,父亲和我都是东奔西走,家中光景是一日不如一日。他少年出外谋生,独立支持,做了许多大事。哪知老境却如此颓唐!他触目伤怀,自然情不能自已。情郁于中,自然要发之于外;家庭琐屑便往往触他之怒。他待我渐渐不同往日。但最近两年不见,他终于忘却我的不好,只是惦记着我,惦记着我的儿子。我北来后,他写了一信给我,信中说道:“我身体平安,惟膀子疼痛厉害,举箸提笔,诸多不便,大约大去之期不远矣。”我读到此处,在晶莹的泪光中,又看见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唉!我不知何时再能与他相见!

  (2)李森祥《台阶》
  父亲总觉得我们家的台阶低。
  我们家的台阶有三级,用三块青石板铺成。那石板多年前由父亲从山上背下来,每块大约有三百来斤重。那个石匠笑着为父亲托在肩膀上,说是能一口气背到家,不收石料钱。结果父亲一下子背了三趟,还没觉得花了太大的力气。只是那一来一去的许多山路,磨破了他一双麻筋草鞋,父亲感到太可惜。那石板没经石匠光面,就铺在家门口。多年来,风吹雨淋,人踩牛踏,终于光滑了些,但磨不平那一 颗颗硬币大的小凹。台阶上积了水时,从堂里望出去,有许多小亮点。天若放晴,穿堂风一吹,青石板比泥地干得快,父亲又用竹丝扫把扫了,石板上青幽幽的,宽敞阴凉,由不得人不去坐一坐,躺一躺。 母亲坐在门槛上干活,我就被安置在青石板上。母亲说我那时好乖,我乖得坐坐就知道趴下来,用手指抓青石板,划出细细的沙沙声,我就痴痴地笑。我流着一大串涎水,张嘴在青石板上啃,结果啃了一嘴泥沫子。 再大些,我就喜欢站在那条青石门槛上往台阶上跳。先是跳一级台阶,蹦、蹦、蹦!后来,我就 跳二级台阶,蹦、蹦!再后来,我跳三级台阶,蹦!又觉得从上往下跳没意思,便调了个头,从下往上跳,啪、啪、啪!后来,又跳二级,啪、啪!再后来,又跳三级,啪!我想一步跳到门槛上,但摔了一大跤。父亲拍拍我后脑勺说,这样是会吃苦头的!
  父亲的个子高,他觉得坐在台阶上很舒服。父亲把屁股坐在最高的一级上,两只脚板就搁在最低的一级。他的脚板宽大,裂着许多干沟,沟里嵌着沙子和泥土。父亲的这双脚是洗不干净的,他一般都去里洗,拖着一双湿了的草鞋唿嗒唿嗒地走回来。大概到了过年,父亲才在家里洗一次脚。那天,母亲就特别高兴,亲自为他端了一大木盆水。盆水冒着热气,父亲就坐在台阶上很耐心地洗。因为沙子多的缘故,父亲要了个板刷刷拉刷拉地刷。后来父亲的脚终于洗好了,终于洗出了脚的本色,却也是黄几几的,是泥土的 颜色。我为他倒水,倒出的是一盆泥浆,木盆底上还积了一层沙。父亲说洗了一次干净的脚,觉得这脚轻飘飘的没着落,踏在最硬实的青石板上也像踩在棉花上似的。
  我们家的台阶低!父亲又像是对我,又像是自言自语地感叹。这句话他不知说了多少遍。
  在我们家乡,住家门口总有台阶,高低不尽相同,从二三级到十几级的都有。家乡地势低,屋基做高 些,不大容易进水。另外还有一说,台阶高,屋主人的地位就相应高。乡邻们在一起常常戏称:你们家的台阶高!言外之意,就是你们家有地位啊。
  父亲老实厚道低眉顺眼累了一辈子,没人说过他有地位,父亲也从没觉得自己有地位。但他日夜盼着,准备着要造一栋有高台阶的新屋。
  父亲的准备是十分漫长的。他今天从地里捡回一块砖,明天可能又捡进一片瓦,再就是往一个黑瓦罐里塞角票。虽然这些都很微不足道,但他做得很认真。于是,一年中他七个月种田,四个月去山里砍柴,半个月在大溪滩上捡屋基卵石,剩下半个月用来过 年、编草鞋。大热天父亲挑一担谷子回来,身上着一片大汗,顾不得揩一把,就往门口的台阶上一坐。他开始“磨刀”。“磨刀”就是过烟瘾。烟吃饱了,“刀”快,活做得去。
  台阶旁栽着一棵桃树,桃树为台阶遮出一片绿阴。父亲坐在绿阴里,能看见别人家高高的台阶,那里栽着几棵柳树,柳树枝老是摇来摇去,却摇不散父亲那专注的目光。这时,一片片旱烟雾在父亲头上飘来 飘去。
  父亲磨好了“刀”。去烟灰时,把烟枪的铜盏对着青石板嘎嘎地敲一敲,就匆忙地下田去。
  冬天,晚稻收仓了,春花也种下地,父亲穿着草鞋去山里砍柴。他砍柴一为家烧,二为卖钱,一元一担。父亲一天砍一担半,得一元五角。那时我不知道山有多远,只知道鸡叫三遍时父亲出发,黄昏贴近家门口时归来,把柴靠在墙根上,很疲倦地坐在台阶上,把已经磨穿了底的草鞋脱下来,垒在门墙边。一个冬天下来,破草鞋堆得超过了台阶。
  父亲就是这样准备了大半辈子。塞角票的瓦罐满了几次,门口空地上鹅卵石堆得小山般高。他终于觉得可以造屋了,便选定一个日子,破土动工。造屋的那些日子,父亲很兴奋。白天,他陪请来的匠人一起干,晚上他一个人搬砖头、担泥、筹划材料,干到半夜。睡下三四个钟头,他又起床安排第二天的活。我担心父亲有一天会垮下来。然而,父亲的 精力却很旺盛,脸上总是挂着笑容,在屋场上从这头走到那头,给这个递一支烟,又为那个送一杯茶。终于,屋顶的最后一片瓦也盖上了。接着开始造台阶。 那天早上父亲天没亮就起了床,我听着父亲的脚步声很轻地响进院子里去。我起来时,父亲已在新屋门口踏黄泥。黄泥是用来砌缝的,这种黏性很强的黄泥掺上一些石灰水豆浆水,砌出的缝铁老鼠也钻不开。那时已经是深秋,露水很大,雾也很大,父亲浮在雾里。父亲头发上像是飘了一层细雨,每一根细发都艰难地挑着一颗乃至数颗小水珠,随着父亲踏黄泥的节奏一起一伏。晃破了便滚到额头上,额头上一会儿 就滚满了黄豆大的露珠。等泥水匠和两个助工来的时候,父亲已经把满满一凼黄泥踏好。那黄泥加了石灰和豆浆,颜色似玉米,红中透着白,上面冒着几个水泡,被早晨的阳光照着,亮亮的,红得很耀眼。
  父亲从老屋里拿出四颗大鞭炮,他居然不敢放,让我来。我把火一点,呼一声,鞭炮蹿上了高空,稍停顿一下便掉下来,在即将落地的瞬间,啪那条红色的纸棍便被炸得粉碎。许多纸筒落在父亲的头上肩膀上,父亲的两手没处放似的,抄着不是,贴在胯骨上也不是。他仿佛觉得有许多目光在望他,就尽力把胸挺得高些,无奈,他的背是驼惯了的,胸无法挺得高。因而,父亲明明该高兴,却露出些尴尬的笑。 不知怎么回事,我也偏偏在这让人高兴的瞬间发现,父亲老了。糟糕的是,父亲却没真正觉得他自己老,他仍然和我们一起去撬老屋门口那三块青石板,父亲边撬边和泥水匠争论那石板到底多重。泥水匠说 大约有三百五十斤吧,父亲说不到三百斤。我亲眼看到父亲在用手去托青石板时腰闪了一下。我就不让他 抬,他坚持要抬。抬的时候,他的一只手按着腰。 三块青石板作为新台阶的基石被砌进去了。父亲曾摸着其中一块的那个小凹惊异地说,想不到这么深了,怪不得我的烟枪已经用旧了三根呢。 新台阶砌好了,九级,正好比老台阶高出两倍。新台阶很气派,全部用水泥抹的面,泥瓦匠也很用心,面抹得很光。父亲按照要求,每天在上面浇一遍水。隔天,父亲就用手去按一按台阶,说硬了硬了。再隔几天,他又用细木棍去敲了敲,说实了实了。又隔了几天,他整个人走到台阶上去,把他的大脚板在每个部位都踩了踩,说全冻牢了。
  于是,我们的家就搬进新屋里去。于是,父亲和我们就在新台阶上进进出出。搬进新屋的那天,我真想从台阶上面往下跳一遍,再从下往上跳一遍。然而,父亲叮嘱说,泥瓦匠交代,还没怎么大牢呢,小心些才是。其实,我也不想跳。我已经是大人了。而父亲自己却熬不住,当天就坐在台阶上抽烟。他坐在最高的一级上。他抽了一筒,举起烟枪往台阶上磕烟灰,磕了一下,感觉手有些不对劲,便猛然愣住。他忽然醒悟,台阶是水泥抹的面,不经磕。于是 ,他就憋住了不磕。正好那会儿有人从门口走过,见到父亲就打招呼说,晌午饭吃过了吗?父亲回答没吃过。其实他是吃 过了,父亲不知怎么就回答错了。第二次他再坐台阶上时就比上次低了一级,他总觉得坐太高了和人打招呼有些不自在。然而,低了一级他还是不自在,便一级级地往下挪,挪到最低一级,他又觉得太低了,干脆就坐到门槛上去。但门槛是母亲的位置。农村里有这么个风俗,大庭广众之下,夫妇俩从不合坐一条板凳。
  有一天,父亲挑了一担水回来,噔噔噔,很轻松地跨上了三级台阶,到第四级时,他的脚抬得很高,仿佛是在跨一道门槛,踩下去的时候像是被什么东西硌了一硌,他停顿了一下,才提后脚。那根很老的毛竹扁担受了震动,便“嘎叽”地惨叫了一声,父亲身子晃一晃,水便泼了一些在台阶上。我连忙去抢父亲的担子,他却很粗暴地一把推开我:不要你凑热闹,我连一担水都挑不动吗!我只好让在一边,看父亲把水挑进厨房里去。厨房里又传出一声扁担沉重的叫声,我和母亲都惊了惊,但我们都尽力保持平静。等父 亲从厨房出来,他那张古铜色的脸很像一块青石板。父亲说他的腰闪了,要母亲为他治治。母亲懂土方,用根针放火上烧一烧,在父亲闪腰的部位刺九个洞,每个洞都刺出鲜红的血,然后拿出舀米的竹筒,点个火在筒内过一下,啪一声拍在那九个血孔上。第二天早晨,母亲拔下了那个竹筒,于是,从父亲的腰里流出好大一摊污黑的血。这以后,我就不敢再让父亲挑水。挑水由我包了。父亲闲着没什么事可干,又觉得很烦躁。以前他可以在青石台阶上坐几个小时,自那次腰闪了之后,似乎失去了这个兴趣,也不愿找别人聊聊,也很少跨出我们家的台阶。偶尔出去一趟,回来时,一副若有所失的模样。
  我就陪父亲在门槛上休息一会儿,他那颗很倔的头颅埋在膝盖里半晌都没动,那极短的发,似刚收割 过的庄稼茬,高低不齐,灰白而失去了生机。
  好久之后,父亲又像问自己又像是问我:这人怎么了?
  怎么了呢,父亲老了。

  (3)爸爸的花落了
  林海音
  我的衣襟上有一朵粉红色的夹竹桃,我已是毕业的学生的一员了,在毕业典礼还未开始的时候,我回想起六年前的事情,猜测爸爸还会不会从病床上站起来,给我送花夹袄。

  英子:已经这么晚了,等起来洗脸,扎辫子,换制服,再去学校准迟到,爸爸又不准小孩乘车,不如……(话还没有说完,妈妈进来了)

  妈妈:怎么,还没有起来,都这么晚了,快起来,快起来。

  (妈妈催促到)

  英子:好妈妈,今天晚了,就不去上学了吧!(英子在向妈妈撒娇)

  (妈妈摇摇头,转身出去了)

  英子:就知道做不了主(眼珠子在眼睛里转来转去)

  (不一会儿,爸爸来到床边)

  爸爸:这么晚了,还不起。

  英子:爸,晚了(英子不敢望着爸爸,英子有点发抖)

  爸爸:晚了也得去,怎么可以逃学!起!(爸爸用的是命令的口吻)见我不动声色,爸爸气极了。

  英子:啊!(爸爸把我拖起来,我的眼泪流了出来)

  英子:爸爸别打了,别打了。我去,我去(爸爸把我从床头打到床尾)(宋妈妈把我抱上洋车,我没有说再见,直接上车了。在洋车里,我一面抽抽搭搭地哭着,一面检查自己的伤痕,一条条鼓起来的鞭痕,是红的而且发着热)

  英子:爸爸真坏,自己女儿也打。(英子的泪子又流出来了,我把裤腿往下拉,盖住下面的伤痕,英子害怕被同学耻笑)

  英子:报到。(老师点点头,没有罚我站,大概是因为外面下着雨的缘故吧!)

  老师:想杨看,你们是不是听爸妈和老师的话?昨天的功课做好了没?功课全带来了吗?早晨跟爸爸妈妈告别了吗?……(我听到这儿,鼻子抽搭了一下,幸好我的眼睛是闭着的,泪水不至于流出来)

  英子:老师?(英子的肩头被拍了一下,急忙睁开眼,原来是老师,他用眼神告诉我,有人在外面)

  英子:是爸爸,爸爸怎么来了?(英子望着窗上,自言自语)(爸爸点头示意出去,我看着老师,征求他的同意,老师也点点头,表示答应我出去)

  英子:爸爸,你怎么来了?(英子不敢正视爸爸的眼睛,爸爸没有说话,打开了一包袱,拿出花夹袄,递给我,看我穿上了,又拿出两个铜板)

  当当当,钟声响了,毕业典礼开始了。

  英子:爸爸,您会来吗?(英子向门口里去)……

  毕业典礼毕业了

  (一进家门,看见石榴大盘底下有几粒没有长成的小石榴)

  英子:是谁把爸爸的石榴摘下来的?你们谁不知道爸爸最喜欢这些花草?(英子真的很生气)

  妹妹们:是它们自己掉下来的。(妹妹们惊奇地睁大了眼睛,摇了摇头)

  (英子捡起了小青石榴,静静地望着它)

  老高:大小姐,你妈妈刚从医院打电话来了,叫你赶快去,你爸爸已经……你到了医院好好儿劝劝你妈,这儿就数你大了!就数你大了!

  英子:老高,我知道什么事了,我就去医院。(我从来没有过这么镇定,这样安静。)

  (英子把小学毕业文凭,放到书桌的抽屉里,再出来。在上去医院的车子前,我希望着垂落的夹竹桃)

  (默念着)英了:爸爸的花儿落了,我已不再是小孩子了。

  (4)贾平凹 《酒》
  我在城里工作后,父亲便没有来过,他从学校退休在家,一直照管着我的小女儿。从来我的作品没有给他寄过,姨前年来,问我是不是写过一个中篇,说父亲听别人说过,曾去县上几个书店、邮局跑了半天去买,但没有买到。我听了很伤感,以后写了东西,就寄他一份,他每每又寄还给我,上边用笔批了密密麻麻的字。给我的信上说,他很想来一趟,因为小女儿已经满地跑了,害怕离我们太久,将来会生疏的。但是,一年过去了,他却未来,只是每一月寄一张小女儿的照片,叮咛好好写作,说:“你正是干事的时候,就努力干吧,农民扬场趁风也要多扬几锨呢!但听说你喝酒厉害,这毛病要不得,我知道这全是我没给你树个好样子,我现在也不喝酒了。”接到信,我十分羞愧,便发誓再也不去喝酒,回信让他和小女儿一定来城里住,好好孝顺他老人家一些日子。

  但是,没过多久,我惹出一些事来,我的作品在报刊上引起了争论。争论本是正常的事,复杂的社会上却有了不正常的看法,随即发展到作品之外的一些闹哄哄的什么风声雨声都有。我很苦恼,也更胆怯,像乡下人担了鸡蛋进城,人窝里前防后挡,惟恐被撞翻了担子。茫然中,便觉得不该让父亲来,但是,还未等我再回信,在一个雨天他却抱着孩子搭车来了。

  老人显得很瘦,那双曾患过白内障的眼睛,越发比先前滞呆。一见面,我有点慌恐,他看了看我,就放下小女儿,指着我让叫爸爸。小女儿斜头看我,怯怯地刚走到我面前,突然转身又扑到父亲的怀里,父亲就笑了,说:“你瞧瞧,她真生疏了,我能不来吗?”

  父亲住下了,我们睡在西边房子,他睡在东边房子。小女儿慢慢和我们亲热起来,但夜里却还是要父亲搂着去睡。我叮咛爱人,把什么也不要告诉父亲,一下班回来,就笑着和他说话,他也很高兴,总是说着小女儿的可爱,逗着小女儿做好多本事给我们看。一到晚上,家里来人很多,都来谈社会上的风言风语,谈报刊上连续发表批评我的文章,我就关了西边门,让他们小声点,父亲一进来,我们就住了口。可我心里毕竟是乱的,虽然总笑着脸和父亲说话,小女儿有些吵闹了,就忍不住斥责,又常常动手去打屁股。这时候,父亲就过来抱了孩子,说孩子太嫩,怎么能打,越打越会生分,哄着到东边房子去了。我独自坐一会儿,觉得自己不对,又不想给父亲解释,便过去看他们。一推门,父亲在那里悄悄流泪,赶忙装着眼花了,揉了揉,和我说话,我心里愈发难受了。

  从此,我下班回来,父亲就让我和小女儿多玩一玩,说再过一些日子,他和孩子就该回去了。但是,夜里来的人很多,人一来,他就又抱了孩子到东边房子去了。这个星期天,一早起来,父亲就写了一个条子贴在门上:“今日人不在家”,要一家人到郊外的田野里去逛逛。到了田野,他拉着小女儿跑,让叫我们爸爸,妈妈。后来,他说去给孩子买些糖果,就到远远的商店去了。好长的时候,他回来了,腰里鼓囊囊的,先掏出一包糖来,给了小女儿一把,剩下的交给我爱人,让她们到一边去玩。又让我坐下,在怀里掏着,是一瓶酒,还有一包酱羊肉。我很纳闷:父亲早已不喝酒了,又反对我喝酒,现在却怎么买了酒来?他使劲用牙启开了瓶盖,说:“平儿,我们喝些酒吧,我有话要给你说呢。你一直在瞒着我,但我什么都知道了。我原本是不这么快来的,可我听人说你犯了错误了,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怕你没有经过事,才来看看你。报纸上的文章,我前天在街上的报栏里看到了,我觉得那没有多大的事。你太顺利了,不来几次挫折,你不会有大出息呢!当然,没事咱不寻事,出了事但不要怕事,别人怎么说,你心里要有个主见。人生是三节四节过的,哪能一直走平路?搞你们这行事,你才踏上步,你要安心当一生的事儿干了,就不要被一时的得所迷惑,也不要被一时的失所迷惘。这就是我给你说的,今日喝喝酒,把那些烦闷都解了去吧。来,你喝喝,我也要喝的。”

  他先喝了一口,立即脸色彤红,皮肉抽搐着,终于咽下了,嘴便张开往外哈着气。那不能喝酒却硬要喝的表情,使我手颤着接不住他递过来的酒瓶,眼泪唰唰地流下来了。

  喝了半瓶酒,然后一家人在田野里尽情地玩着,一直到天黑才回去。父亲又住了几天,他带着小女儿便回乡下去了。但那半瓶酒,我再没有喝,放在书桌上,常常看着它,从此再没有了什么烦闷,也没有从此沉沦下去。

  希望对你有帮助。加油。

关于父爱的事例

回复 枣阳市道路运输管理所
父爱如山!震撼心灵的六则小故事,别让自己的爱来的太迟.. 只看楼主

1# 白水居士
收藏 2014-9-2 15:55:28
本帖最后由 白水居士 于 2014-9-2 15:56 编辑

引导语:想起了在年华里逐渐苍老的你,我这辈子最爱的男人,我的父亲。年少的青春,未完的旅程,是你带着我勇敢地看人生,无悔的关怀,无怨的真爱,而我又能还给你几分?永远都会记得在我肩上的双手,风起的时候,是多么温暖;永远都会记得,那个曾经伴我成长的背影。

1、他扶着盲父来到牛肉面馆。他大声说:两碗牛肉面!店员正准备开票,他又忽然摇摇手指了指远处的父亲小声说:只要一碗牛肉面,另一碗是葱油面。店员会意,将两碗面端到他们面前。父亲摸索着用筷子在碗里探着,好不容易夹住一块肉忙把那片肉夹到他碗里。他并不阻止父亲的行为,只是默不作声地接受了父亲夹来的牛肉,再悄无声息地把牛肉片又夹回父亲碗中。

周而复始,父亲碗中的牛肉片似乎永远也夹不完。父亲感叹:这个饭店真厚道,面条里有这么多牛肉片。店员被感动:那只是几片屈指可数、又薄如蝉翼的肉啊。他这时赶紧趁机接话:爸,您快吃吧,我的碗里都装不下了。

最终店主将一盘干切牛肉端到他们桌上,对着疑惑的他说,本店周年店庆,这是赠送的。他笑了笑,夹起几片肉放进父亲碗中。他们走后,店员收碗时,突然叫起来。原来,他的碗下竟压着几张纸币。那数目,正好是价目表上一盘干切牛肉的价钱。

[有爱相伴,再清贫也是温暖如春的。]

2、18岁的他被起重机上吊着的钢板挫伤腰椎,腿也险些被砸断。在营养和药物的刺激下,他迅速胖起来,没了英俊模样。父亲边吹着热气边将一勺热汤往他嘴里送:骨头汤补钙,你多喝点。他一掌推过去,喝喝喝,我都成这样了,还有什么用啊?热汤洒在父亲脚上,起了明亮的泡。父亲疼得嘴角抽搐,眼睛却笑着。

很多年后,父亲生病住进医院。那个实习的护士一连几针都没有扎进血管里。他一把推开她,将热毛巾敷在父亲的手上,对护士说,你能不能等手艺学好了再来扎?那是肉,不是木头!他说完,猛完记起18岁那年父亲也曾这样粗暴的训斥过为他扎针的护士。

[你对我的爱,宽阔辽远一如无际的大海,纯粹透明没有丝毫杂质,而我,只能用杯水,去回报大海。]

3、13岁时他肚子痛提前回到家,开门的刹那,却看见一双粉色高跟鞋。母亲从不穿高跟鞋的,父亲的隐情暴露了。他哭着打电话给出差的母亲。父亲离婚的那天,父亲狠狠的打他,骂他败家星。母亲大病了一场,精神恍惚。父亲给微薄的赡养费,母亲说,如果你要了,就不是我儿子。于是,他只有去打工。父亲渐渐成了这个城市的有钱人,开着名车一次次从他身边经过要把钱给他,他拒绝。他恨这个男人。母亲去世后,4年大学,他靠助学贷款,又打了好多工,熬了过来。他不会原谅父亲。

父亲越来越有钱,还放出话来,穷死他,我一分钱都不会留给他!他冷笑,我一分钱也不会要,钱算个屁!24岁那年,他得了一场病,医生问他家属是谁,他吓了一跳,他知道自己病得很重,他打电话给父亲。“小刚...”父亲一遍遍念着他的小名。他冷漠的说,我得了病,也许活不了多久了,如果你有时间就来一趟,没有就算了。

父亲立刻飞来,给他端屎端尿,还好手术很成功。他醒来看见父亲趴在床上,抱着他的脚。这是那个英姿勃发的男人吗?他问,你为什么抱着我的脚?父亲说,我怕你醒了我不知道啊。他眼泪要掉,可还是不动声色的冷漠。他出院时,父亲不敢给他钱,给他买了一大包德芙巧克力说,你小时候就爱吃巧克力,那时候家里没钱,都买些最便宜的。

后来的一天他接到继母的电话,说父亲中风了。他一直以为自己恨不得父亲死,看到父亲的一瞬,他知道真的晚了。父亲昏迷,根本意识不清,几天几夜,他守着。父亲的命终于保住了,可一直痴傻,手脚不会动,就会傻乐。父亲指着一个像巧克力的东西说,让小刚吃,让小刚吃!所有人都呆住了。父亲记得他的名字,父亲只记得他的名字!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时间会摆平所有的恨,让爱留在有生之年。]

4、在青藏高原大山深处,住着一家四口,一个父亲,三个儿子。母亲因病早年去世,父亲艰难地把他们拉扯长大,为了给三个儿子成家,父亲到山外很远的地方去求人说亲。说了很多都不成,原因是拿不起彩礼。为此父亲很伤心,觉得自己无能,对不起死去的老婆,对不起孩子们。后来,他狠下心,借债为孩子们成了家。为了还债,他没白天黑夜的苦干,结果,饥劳成疾,大病不起。

临终前,把孩子们叫到跟前流着眼泪说:父亲无能,到现在也没还清债,我死后,你们把我的肉割下来,当猪肉卖掉吧。这样还能换些钱还债,就当是狼和老鹰吃掉了。注:(当地葬俗为天葬,人死后放到山顶,三天

关于父爱的名家散文

朱自清的《背影》
鲁迅《父亲的病》(语文课文上的)
贝利那篇《第一千个球》里也有关于父亲的大段感人描写
赵丽宏的《挥手》
黄邦斋《半截潜力的父爱》
贾平凹的《酒》
额。。。不是很记得了。。。

写父亲的经典文章

1,《父爱是山》

书中收录了《父亲与烟和酒》\陈沫吾、《品读父亲》\陈沫吾、《生命的意义》\陈沫吾、《话端阳》\陈沫吾、《感恩父亲》\陈沫吾、《筷子。鞭子。扇子。儿子》\陈沫吾、《生命与艺术》\陈沫吾、《我伟大的母亲》\陈沫吾、《我的父亲》\陈沫吾、《我的公公》\刘丽、《父亲给了我什么?》\陈琳。

2,老爸,父亲节快乐

一个让人感动的日子--父亲节。父亲,一个温暖而伟大的名字。从呱呱落地的婴儿开始,父亲就用他的双手托起了养育我们成人的重任。想起父亲,就想到那首歌:“那是我小时候,常坐在父亲肩头,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眼里的泪就要不由自主的掉下来,父亲为我们的一生付出的太多太多了。

3,我的爸爸 

我爸爸去哪儿了。那天,我叫爸爸吃饭,很久很久也没见他出来,我以为他在厕所里,直到下午,当我去厕所的时候,才想起爸爸——原来他不在厕所里。

4,我的父亲

早些年读过朱自清的《背影》,一直纳闷那朴实的文字里究竟有什么会让人感动。在语文课上我问过老师,在书中我问过朱自清,在心里,我问过自己。《背影》一文中,那再简单不过的语言,再真实不过的父子之情,甚至连煽情都来不及,却使文中的主人公和读者都潸然泪下。

5,爱的礼物 

今天你伤了我的心! 因为听说你居然要把我送给你的玉坠项链,当做生日礼,送给个并未深交的女同学。而那项链却是在你十五岁生日时,我从脖子上摘下,再当场为你挂上的。 

扩展资料

父亲影响力的大小主要取决于3个因素,首先是父亲的人格。

《三字经》中五代的窦燕山5个儿子都成了当朝官员,在当时是个成功父亲典型。他在做父亲以前曾经是个奸滑的商人,后来改过做了一个受人尊重的好人,这才有了成功培养5个儿子的佳话。从他的故事就可看出父亲的人格力量对孩子的影响有多大。其次,父亲影响力的大小还要看他在社会中的地位如何。最后,还要看父亲在家庭中的地位。

父亲的优点是心胸开阔,实践范围相对母亲要广泛一些,在一些重大问题上比较理智,看得长远。而且成熟的父亲应变能力也较强。所以我认为父亲在家庭中的作用主要是两个。一是建立良好的家风,二是做好家庭关系的导演。父亲不必像母亲那样事事都关心到,但是关键时候必须能够缓解家庭矛盾,减少冲突。为父之道,也讲究一个“有所为有所不为”。

参考资料:--父亲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推荐
推荐综合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