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 拆迁马局长学书法?

  县财政局长老马,上任不到两年得了个外号叫“马同意”。

他的下属不管是谁,只要对他够意思,什么饭条子、油票子……,不问青红皂白,他很快大笔一挥写上“同意”。然而,好景不长,他被免职了。

 老马呆在家里,无事可干,就学起了书法。什么楷书啦,隶书啦,草书啦。可是,他怎么也找不到以前写“同意”二字的感觉。他又拿起笔写了同意二字,眯着眼睛欣赏。一副得意的样子,嘴里嘀咕着,还是“马书”的字体漂亮。老马总觉得缺点儿什么,忽然来了灵感。老马的妻子在一家公司做文秘工作,常带回来一些协议书,合同书什么的。老马就在签字的地方写上“同意”。这回儿感觉找到了。他练字的热情就更高了。

 一天,县纪检委的同志约见了老马的妻子,了解老马的一些情况。他的妻子预感到一种不享之兆,打印了几份离婚协议书带回家中。此时,老马正等着练字呢,马上从妻子手中接过来,立刻找到了签子的地方,“同意”二字写的特潇洒。妻子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放在了背包里。

 没过多久,老马接到了法院的传票。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