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中的探险者感人故事

  马格拉夫死了。他们原以为他的行动终于以失败告终。可是,现在看来,事情并非如此。他临终前给他们留下了这口神秘的、沉重的箱子。这是他在已知自己死期将近时。背着他们钉好,并密封起来的。

  信守诺言的约束、重视团体的力量、永远怀有必胜的信念等信条是人生的无价之宝,借助它们,你可以穿越任何“原始森林”,到达理想的目的地。

  丛林中走出了4个男人,他们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精疲力竭,步履艰难,简直像是刚从死牢中逃出的囚犯。

  走在前面的两个,共同扛着一只沉重的木箱。后面那两个则拄着拐杖。他们原本素不相识,都是被探险家马格拉夫招聘来参加原始森林探险的。可是,不久前,马格拉夫被可怕的热病夺去了生命,只剩下这群龙无首的4个人了。

  老头儿听完,却爱莫能助地把手一摊,歉然地说:“可是,朋友们,我一无所有。除了对你们表示感谢之外,我没有什么可以酬答你们的。马格拉夫是我的好朋友,为了你们实践了对他的诺言,我万分感激你们,但我却无法酬答诸位。”

  他们无法理解马格拉夫那股探险的激情(如果是为了寻找金矿,那又另当别论)。要不是他给的酬金高昂,他们是绝不会陪他进行这趟狂热的探险的。然而,马格拉夫总是热情洋溢地微笑着说:“科学家发现的东西比金子的价值还要贵重。”

  “要把它送出去,必须由你们4人合作--两个一次地轮流抬它。”他嘱咐道。“希望每个人都向我保证:在把它平安送到目的地之前,绝不离开它。地址就在箱盖上。如果你们能将它平安地送到我的好友麦克唐纳手里,你们将会获得无价之宝。他就住在丛林外的海边。”你们答应我吗?“

  他们都郑重地向他许了诺,因为这是一个他们共同尊重的人的遗言。他们怎能不敬重他呢?在这可怕的原始森林中,每当他们由于心灵受到单调乏味的腐蚀而几乎互相充满敌意时,总是马格拉夫把他们团结起来。他用自己的精神力量不断地感染他们,鼓舞他们,使得这支小小的探险队战胜了无数次意想不到的困难。而今,他与他们永别了,可是他留下的这口神秘的木箱以及他要求他们对他作的承诺,却代替他成了联结这4个人的精神纽带。

  这是一个奇怪的组合。这4个人是:大学生巴里、大个子的爱尔兰厨师麦克里迪、水手吉姆·赛克斯和约翰逊--他是马格拉夫从一间湖滨酒吧里找来的。

  此刻,他们是多么怀念马格拉夫啊!因为,他总能在困难时,及时给他们以精神上的鼓舞。在任何情况下,他总能给他们以前进的动力。

  起初。他们还互相交谈。对他们来说,能听到别人的声音似乎也是一种慰藉。但很快地,他们便发现,谈话似乎只会加重箱子的分量,增加身体的疲劳;于是他们沉默了。接踵而来的,则是比沉默更糟糕的东西:在每个人的心中,反复交叠地出现了对亲人和家庭的渴念,对同伴的猜忌和对密林及死亡的恐惧。惟一能支撑这个集体的,是马格拉夫留下的箱子。尽管它显得越来越沉重,但在一切都几乎成为梦幻时,只有它是实实在在的。是它,促使着心力交瘁的他们继续前进;是它,在他们濒于分裂时,将大家联合起来。

  他们对它怀着十分复杂的感情:既像囚徒憎恶自己的枷锁一样痛恨它,又像地狱里的人渴求光明天使一样敬仰它。

  这口神秘的木箱里,到底装着什么宝贝呢?他们根据各人的想像力进行着各种猜测。不过有一点是共同的:高尚的马格拉夫绝不会欺骗他们。正因为这样,他们相互间也存有戒心:绝不能让某个人独吞了这批无价之宝。其实,这担心是多余的。正如马格拉夫所说,非得4个人齐心合力,才能把这口沉重的箱子抬出去。

  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大森林那堵严密的绿色高墙豁然打开了,他们来到了丛林的边沿。这时,他们已经精疲力竭。

  历尽千辛万苦的他们,终于找到了麦克唐纳先生。

  这个穿着一件油迹斑斑的白大褂的老头热情地接待了这4个从可怕的密林中死里逃生的人。他们饱餐一顿之后,约翰逊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有点难为情地提起马格拉夫许诺的报酬问题。

  约翰逊指着箱子说:“在这里面。”

  赛克斯也热切地重复道:“在箱子里面。”

  “请把它打开吧。”4个人异口同声地要求道。

  他们动手拆箱子。一层一层全是木头。约翰逊说:“这是开的什么玩笑呀?”

  可是赛克斯说:“我听见声音了!我听见咔哒声了。快来看!”4个人都围拢过来。然而,麦克唐纳从箱子里掏出来的,却是一块块毫无价值的普通石头!

  麦克里迪失望地说:“我早就觉得那人有点疯,说什么箱子里有比金子还贵重的无价之宝!”

  丛林越来越浓密了。危险和恐惧不断向他们袭来。

  水手赛克斯有一张地图。每当他们停下休息时,他总要将它掏出来,仔细研究一番。他会用手指点着它说:“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从地图上看,它并不遥远。可是,要走到那儿。真是谈何容易啊!

  “不”,巴里迅速地说,“我记得他的原话是这样的:如果你们能将它平安地送到我的好友麦克唐纳手里,你们将会获得无价之宝。”

  “那又怎么样呢?”麦克里迪恼怒地嚷道。

  巴里将自己的同伴轮流打量了一遍,他脑海里重现了他们在原始森林中可怕的经历。他仿佛又见到了路旁的堆堆白骨。他记起人们在他们进入森林前的告诫:单枪匹马在森林里闯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

  他终于明白了。他深沉地说:“朋友们,这难道还不清楚吗?马格拉夫让我们得到的,是我们的生命啊!如果没有这口箱子,没有我们那些诺言的约束,我们能活着走出丛林吗?”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