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饮芳茗爱此园的故事

  许次纾在《茶疏》中说,喝茶的胜景是“茂林修竹,课花责鸟,荷亭避暑,小院焚香。”说的是品茗当有山林野气。在阳光炽烈的海南,热带植物园里植物茂盛、物种丰富、品类繁多是一个绝佳去处。这里虽不是山林,但在水泥丛林的都市里头,因有千百种植物空前盛会,自成系统,也便有浓郁的野气。在此园深处,虽无荷亭,却有小院,虽没焚起袅袅檀香,却也漫逸隐隐花芳,藤蔓交错,枝叶扶疏,树作柱椽,蔓铺棚架,阔叶蔽日,足以避暑,透过椰子树与榕树交织成荫的绿幕。走叶穿林,曲径通幽,到得幽处,竟有凳有桌,有杯有壶,是茶寮也。真乃是绿叶当生红花,红袖当有书香,斯情当有斯景,如此幽胜岂无香茶配偶?

  斟茶,实是美人职事。《美人谱》中给美人分派的职事有:护兰、煎茶、扑蝶、焚香、荡秋千、隔帘弹箜篌……这倒茶煎茶的雅事,真是要美人才做得有韵。小姐持壶,微倾,红茶抛线,滴沥入杯,兰花指微微一翘,茶线截然断流,水星半点也不外溅,杯中正是“七分满、三分空”,啜口试抿,鼻吸有声,这茶香甚是怪,有糯玉米的芬芳,入口软滑,含而不吞,有玉米味道滞留于齿颊间,惜乎杯小。而红茶水色酡颜,闻之,是咖啡气,饮之,果是咖啡味,甜中带苦,苦中浮香,茶与咖啡都是饮料,同道相斥吧,茶与咖啡向来是不大同进肺腑的,这里将其撮合一起,竟也成为美意,给人滋味的同时,也给人一个见识。小姐上第三道茶,将茶杯翻了底,以白开水冲涤,小姐说这回上的是五指山的苦丁茶,五指山上白天温高,夜晚气寒,苦丁茶吸的正是日之精月之华,小姐说味道很纯正的。我喝了,舌头委实苦涩,但终究没有喝出个味来。我曾在家里喝过福建的苦丁茶,那苦才是真苦,苦得夹麻舌头,夹舌后却引发口津,口津布露于舌,之后是丝丝的甜,丝丝的凉,凉甜久留不去,可随人完结一则小随笔小品文,那感觉方才隐去,而这个五指山的苦丁茶不太苦,似乎也不太回甘,大概就是小姐说的纯正吧。

  茶洵是香的。斟茶的小姐小巧玲珑,皮肤如脂白腻,指尖纤细,五指撮盘,端案平肩,步履款款,盘中十余小杯,杯小如其嫣然笑着的唇边酒窝。杯排一排,落桌无声,功夫到家。

  茶是生津的,苦丁茶是苦后甜,善引口津,一杯下肚,我便不觉得口干腹旱了,慢慢小啜。小姐又上了一道热茶,香气随热气漫逸,茶水浅绿,茶色遥看近却无,粗看有绿,细看却白,这可能是好茶了,《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