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聪女孩以眼代听的励志学习故事

  这是一个80后聋哑人的励志故事,80后“小聋女”刘轶靠读唇高分过考过托福和GRE。

  经常能听到四肢健全,身体健康的年轻人在做愤青,在抱怨社会如何不公,待遇如何不好,自己的家境如何贫寒以至于他现在做什么都不成功。

  经历了语言康复训练后,刘轶渐渐摸索到识字和组织语言的初步规律,并体会到了通过唇形和语境来分解、识辨双语语音的方法。

  也许我们听到太多关于“不要抱怨”的话,耳朵已长了老茧,已不再思考,为何我们不趁自己还有健康财富的时候,拼搏一下,努力一下。

  看了下面的这个故事,可能你会反思一下自己。

  8个月大时成“小聋女”

  刚考完研,其他同学们还没缓过劲来,刘轶又报名考了GRE,“因为我想保持住那股劲头,所以不敢放松”!考试结果出来后,她用1400的高分再次让大家刮目相看,半年后,她又高分考过了托福。赵梅菊说,是刘轶打破了她对聋人的偏见,“认识她之前,一直以为聋人会因为语言功能的不健全,影响到他们的逻辑思维能力,但刘轶在各方面都做得很好,学术能力也很强,还在核心期刊上发表过三篇论文”。

  1985年6月,刘轶降生在一个幸福家庭,她的出世给全家带来了不少欢乐。然而,好景不长,8个月大时的一次普通感冒发烧,改变了全家人生活的轨迹。

  那天,刘妈妈带着刘轶慌忙地赶到医院,当班的医生给她开了卡拉霉素注射药,打完针后,刘妈妈把她抱回了家。之后的几个月,家人渐渐发现,原本聪明伶俐的小刘轶似乎没有以前活泼了,逗她玩时,也不太搭理人。刚开始,父母并没多想,以为小刘轶只是不好动了。

  到她1岁时,刘妈妈怀着不安的心情,带她到医院做了检查。诊断结果为一级听力残疾——小刘轶因用药过量失聪了……这就像一场晴天霹雳,给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蒙上了阴影。

  父母带着刘轶几乎寻遍了全国,练气功、学按摩、扎针灸、吃中药,能够尝试的方法都用了,丝毫不见好转的迹象。

  由于完全丧失了听力,刘轶无法像普通人那样,在日常语言环境中,模仿别人学说话。眼看如天使般可爱的女儿突然坠入无声世界,全家人一度陷入了悲伤和沮丧之中。

  看着女儿稚嫩的小脸,刘妈妈默默决定,即使再艰难也不放弃,听不到别人说话,就教她“看话”——读唇,每次发音,妈妈教刘轶:用手摸着自己的声带,感受发音时的气流;眼睛盯着妈妈的嘴唇,认清每个字的口型。几十遍、几百遍、几千遍……妈妈耐心地教着,刘轶吃力地学着,常常练得口干舌燥。但无论刘轶怎么努力,所有的音都发不准。为了给她正音,妈妈跑到药店买回了压舌板。发音时,用压舌板轻轻地调整她的舌位,常常搞得小刘轶呕吐不止,嚎啕大哭。

  3岁的一天,刘轶第一次开口叫出那声“妈妈”时,她看到了妈妈眼睛里闪烁着泪光。

  放弃保送名额凭实力“杀”入省重点

  1992年,刚满7岁的刘轶已在妈妈的悉心教导下,学会了4000多个汉字,并能用语言表达自己。9月就要开学了,是送她去聋哑学校,还是普通小学?父母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刚上小学时,刘轶遇到了不小的困难。由于听不见,她只能通过读唇来理解老师的意思。但有时老师讲话太快,她没记下来,下课后,她会撵着老师后面问,直到弄清才会罢休。

  克服了“看”普通话的困难,1998年,升入初中的刘轶又迎来了新的挑战:英语课。第一节课后,教英语的王胜兰老师刚走出教室,就发现袖子被人拉住了,回头一看,是刘轶。“你—教—我—读—单—词—”,每一个字从刘轶嘴里发出来时,王老师都愈发感受到这个“特殊”学生眼中的渴望。

  “被伤害也要保持美好”,这是刘轶的一条QQ说说。回想刚上学时的经历,她和妈妈都不愿多说。“也许是别人不太理解这个群体,所以有时候对她的某些伤害也只是无心的,我们不想怪任何人”,善良的刘妈妈说。

  王老师开始教她用手势和口型来“看”英语。就像小时候“看”普通话一样,刘轶用手摸着王老师的喉咙,感觉元音和辅音,王老师把嘴唇贴在刘轶的手腕上,用气流分清辅音和浊辅音。师生俩谈笑风生,旁人却看得眼圈发红。第一次听力测验,她看着王老师的嘴唇,考了100分。

  靠着勤学好问、刻苦认真的劲头,刘轶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初中毕业时,她获得了直升市级重点高中的资格,但她放弃了保送名额,参加了中考。她凭借总分全区前30名、物理满分的好成绩,顺利考上了武汉三中。

  “以眼代听”考四六级听力,通过托福和GRE

  虽然刘轶只能通过眼睛来感受世界,但她坚信天道酬勤。每天雷打不动的语言训练,除了练习说普通话,还要读英语美文,学习发音,对着镜子一遍遍地练。

  一般聋人孩子即使能够勉强在普通小学就读,绝大多数到了高年级后就跟不上课程,而转入特殊学校。但刘轶却一直坚持读普通小学、中学,最后通过全国统一高考进入了大学学习心理学专业。大二那年,她开始着手准备英语四级考试。尽管从初中起她就对英语有浓厚的兴趣,但想把它学好,对于完全没有听力的人来说,并不简单。

  一考上华师的研究生,刘轶就明确了方向:去美国攻读特殊教育专业博士。同班的赵梅菊从大四就注意到了她,“当时只是看到她经常跑到我们专业实验室来自习,后来才知道,由于她是跨专业考研,所以复习的东西要比我们更多,她是我见过最刻苦的人!”

  渐渐地,她总结出一套学习方法:看视频学口型,边做题、边背单词,坚持读出声、强化记忆。四级考试当天,学校为她设置了单人考场,由老师现场念听力题,她通过读唇来理解每句话的意思。过了四级,又过了六级……她用自己的努力证明着聋人学生也可以学好英语。

  立志做特教事业的学者

  谈到自己的梦想,刘轶说,她想去美国攻读特殊教育专业的博士。

  “因为自己在学习、成长和生活经历中深深地感受到,每个人都需要别人的帮助,尤其是残疾人,所以我想用专业知识帮助这个弱势群体。”在刘轶的QQ空间中,“立志做特教事业学者”的签名时常给她前进的动力。

  刘轶常常感慨,自己的每一步成长,都离不开身边人的关爱,因此,她比平常人更懂得感恩。

  从大一暑假,她就开始在武汉市慈善总会做义工。大三那年,她每个周末都要从汉阳挤2个小时的公交车,到武汉市儿童福利院给孩子们做心理辅导。现在,她每周都要去武汉市第二聋校做义教。由于从小在普校接受教育,不熟悉手语的她和聋校的孩子们之间出现了一道语言屏障。不服输的她开始自学手语,她逐渐摸索出和聋校孩子们的沟通方法。

  武汉市第二聋校高二(1)班的学生姜诗芬一提到她,便露出了可爱的笑脸,并用手语比划着:“刘轶姐姐知道我很想把英语学好,每周都要来家里给我补习英语课。”英语老师杨丹说,刘轶从这学期起,每周都来给孩子们当义教,知道有些孩子跟不上学习进度,会专门给他们“开小灶”。在刘轶的帮助下,姜诗芬在上个月的期中考试中,成绩提高了20多分。

  在和聋人学生的接触中,让刘轶对中国特殊教育的现状有了更多的担忧:聋校的孩子往往生活单一,由于没有接受系统的教育,他们的思维能力也比较欠缺。11月19日,她在参选“武汉市十大杰出青年”的评选时,为复兴大武汉建言献策:“将融合教育精神并入武汉的特殊教育,真正体现教育机会平等、教育公平的核心内涵,关注残疾人这一弱势群体的教育”。

  用乐观给人“正能量”

  刘轶的另一条QQ说说写道:“幸福只存在于你身心善美坚稳之处”。正如刘妈妈对她的教导,刘轶在生活中,也逐渐学会了用包容去体谅别人,在微笑中练就坚强。

  而和她相处过的同学都感叹,刘轶是个刻苦到极致、认真到极点的人,“看到她这么努力追求自己的梦想,我们也受到了激励”,刘轶的同学亢飞飞说。

  和刘轶相识已六年多的刘康琦说,刘轶就像一位“知心姐姐”,“有时我在生活中、学习上状态不佳时,她会告诉我放松心态,我每次一想到她这么乐观坚强地面对生活,就觉得自己遇到的一切困难都是‘浮云’。”

  刘轶,这个在无声世界中勇敢追梦的美丽女孩,用乐观、开朗和向上的生活态度给予身边人正能量。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