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没有关注过我

  高中时代,有两种人很吸引人眼球,一种是品学兼优上帝宠儿型,另一种是成绩糟糕无知无畏型,在高二(3)班,张斯盈是前者,安向东是后者。

  1

  安向东,平生的志愿是成为吸引无数女孩的大号磁铁,所以,牛仔裤上永远有数不清的破洞,肥肥的裤腿在地上扫来扫去,昂着一根根随时准备冲刺的刺猬头发,乐此不疲地做雷同的工作:上课睡觉下课找漂亮美眉吹牛。N次叫家长无效后,老师们无奈地向这个“大陆版”的道明寺缴械投降。

  张斯盈,和安向东恰恰相反,人漂亮成绩更漂亮,对待学习眼睛里容不下一粒砂,成绩倒退一点就要地动山摇。她超级鄙视坐在后排的安向东,在心里叫他“创造垃圾的机器”。张斯盈不是一棵杉菜,她喜欢的男生,要穿白衬衣,米色长裤,头发整齐,笑容干净明亮,不掺杂一丝杂质;要有适度的书卷气,但不要书呆子。张斯盈的骄傲,在对安向东的态度上尤其明显,无论安向东如何吹牛,引来多少大惊小怪的声音,张斯盈从未向后看过一眼。

  安向东对张斯盈倒没什么恶感,只是觉得一个很漂亮的女孩,每天总板着一张脸,苦瓜似的做排山倒海的练习题,未免无趣,真是浪费了大好的青春,偶尔和张斯盈开个玩笑,刚说半句,便被一个固执的后脑勺硬硬地顶了回来。

  2

  张斯盈请了五天病假回来后,安向东觉得这个学习尖子小小的下巴更尖了,看上去有一点“我见犹怜”的感觉,心里像被什么拂过,痒痒的。张斯盈不知道安向东偷偷打量她,拖着还有一点虚弱的身体,追着任课老师索要漏发的练习试卷,最终还是差三张,只能借来别人的试卷,一个字一个字地埋头苦抄。安向东看到了,从乱七八糟的书桌里翻出一沓试卷说:“你看看有没有你想要的?”

  张斯盈接过来,看到一张张试卷揉得皱巴巴的,上边除了印刷体,找不到一丝手写的痕迹,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你怎么一张都没做啊?”

  安向东得意地笑:“我立志,要让闪闪红灯照亮我的大好青春。”

  接着安向东很慷慨地大手一挥:张斯盈,卷子送给你吧,希望它们为你的革命事业作出应有的贡献,我拿着它们,也是浪费资源。

  张斯盈不说话,翻出自己缺少的试卷,将剩余的交还给安向东,连声谢谢都没说。张斯盈觉得没必要谢他,自己只是从他的垃圾里捡点回收物资,有什么可感激涕零的呢?

  安向东郁闷地坐在座位上,看着前面的女孩安静专心地做被自己遗弃的试卷,本想借机和这个冷美人套近乎,没料到,连声谢谢都没听到。

  3

  政治老师在黑板上出了一道开放性试题:如何巩固国防。还说,这其实就是一次政治论文比赛,全年级同学都要参加,届时要评出等级发放证书。

  张斯盈抱着厚厚的一摞资料,埋头苦研,国防、军事、导弹……张斯盈头有点大,这些确实不是自己的强项,但她绝对不会因为不擅长就放弃,后边的安向东又在吹牛了,张斯盈被搅得心烦意乱,忍不住回头敲敲他的桌子:“安向东,你能不能别这样聒噪?”

  安向东愣了片刻,张斯盈从没主动和他说过话,第一次主动,就是说他“聒噪”。他闷闷地回了一声“好男不和女斗”,暂时闭嘴。

  公布政治论文比赛结果的时候,是在学校的小礼堂,高二年级所有学生都在场。

  优秀奖十名,三等奖三名,二等奖二名,一等奖一名。张斯盈拿了二等奖,高二(3)班的同学热烈鼓掌,十个班,获奖名额有限,自己班出个二等奖,不容易啊!

  “一等奖获得者,高二(3)班,安向东。”颁奖老师声音洪亮,字正腔圆。

  4

  台下一片沉寂。安向东,这个名字,对于高二,乃至全校来说,真是如雷贯耳。不过,好像不是出现在这里,而应该是违纪广播、补考通告上。谁也不会想到,安向东,以放浪形骸、学习超差闻名全校的公子哥安向东,居然拿了一等奖。


上一篇:看重现在
下一篇:成大事的九种手段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