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冷笑话:嫁给他

情感故事

17190

“请你讲给我听,当年你如何向妈妈求婚?”我坐在爸爸身边,把他的报纸弹——爸在报纸背后。  “我没有向她求婚。”爸说。  “那她怎么知道你要娶她?”  “要订婚就知道了嘛!”  “那你怎么告诉她要订婚?”  “我没有讲过。从来没有讲过。”  “不讲怎么订?”  “大人会安排呀!”爸说。  “可是你们是文明的,你们看电影、散步,都有。大人不在旁边。”  “总而言之没有向她求婚,我平生没有向人求过婚。”  “那她怎么知道呢?说呀——”“反正没有求过。好啦!”  等了两小时之后,爸爸要去睡觉,我又追问了同样的问题,答案还是跟上面的对话一色一样。这时间妈妈喊着:“好了,你也早些睡吧,求不求婚没关系。”  我还是想不通:他不跟她讲,怎么她就会知道要订婚了。  我们这一代是怎么回事?就去问了弟弟。  弟说:“神经病,讲这个做什么嘛!”  那是大弟。也问了小弟,当时他夫妇两人都在,听见问求婚,就开始咯咯的笑个不停,弟妹笑得弯腰,朝小弟一指,喊:“他——”小弟跳起来拿个椅垫往太太脸上用力一蒙,大喊:“不许讲——。”脸就哗一下红了起来。  “反正你们都不讲,对不对?”我点起一支烟来,咬牙切齿的瞪着他们。  “我们是保守派,你是周末派。”弟妹说。  他们不肯讲求婚,表情倒是很乐,美得冒泡泡,可见滋味甜蜜。  求婚这种事情,其实并没有那么伧俗,虽然目的只有一个——结婚,可是方程式太多,说说也是很有趣的。  我的第一次求婚意向发生得很早,在小学最末的一年,这篇童年往事写成了一个短篇叫做《匪兵甲和匪兵乙》,收录在《倾城》那本书中去。  总而言之,爱上了一个光头男生,当然他就是匪兵甲。我们那时演话剧,剧情是“牛伯伯打游击”。我演匪兵乙。匪兵总共两人,乙爱上甲理所当然。  为了这个隔壁班的男生,神魂颠倒接近一年半的光景,也没想办法告诉他。可是当时我很坚持,认定将来非他不嫁。这么单恋单恋的,就开始求婚了。  小小年纪,求得很聪明。如果直接向匪兵甲去求,那必定不成,说不定被他出卖尚得记个大过加留校察看什么的。所以根本不向当事人去求。  我向神去求。  祷告呀——热烈的向我们在天上的父去哀求,求说:“请你怜悯,将来把我嫁给匪兵甲。”  这段故事回想起来自然是一场笑剧,可是当日情怀并不如此,爱情的滋味即使是单恋吧,其中还是有着它的痴迷和苦痛。小孩子纯情,不理什么柴米油盐的,也不能说那是不真实。  等到我长到16岁时,那个匪兵甲早已被忘光了,我家的信箱里突然被我拿到一封淡蓝色信封信纸的情书。没贴邮票,丢进来的。  从那时候开始,每星期一封,很准时的,总会有一封给我的信。过了好几个月,我在巷子里看见了那个写信的人——一个住在附近的大学生。没有跟他交谈,只是看了他一眼,转身轻轻关上大门。123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