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二层奇楼第一期:爱,只能有一眼

  爱,不需要理由,需要机遇。

  那是个冬天,在瑞士科伦,太阳把度假的人们都召唤到雪原上。阳光下,阿尔卑斯山的景色,令人迷醉。与两个儿子一起漫步的贝蒂,却被不远处一个人的举动深深吸引。那是个中年男人,瘦而高,在做着小孩常做的事情——把雪捏成结实的雪团,朝着一根木桩扔去——雪团每次都准确地击中木桩,“炸”成飞舞的雪花。那男人陶醉其中,脸上露出天真烂漫地笑容,就像个大男孩儿。贝蒂深受感染,禁不住喊道:“好!”

  “大男孩儿”回过头。这是他平生第一次听到来自女人的赞美。他羞涩地望着贝蒂,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贝蒂渐渐走远。

  一年以后,还是这个时节,还是这个地点,贝蒂再次偶遇这个瘦而高的“大男孩儿”。不,这次不是偶遇,而是“大男孩儿”苦苦等待后,上帝赐予的机遇。原来,自上次一望以后,贝蒂的形象就深深地印在了“大男孩儿”的心里,回到英国后,仍魂牵梦萦,挥之不去,整整一年。终于,他不愿再受煎熬,决定重返瑞士,期待再次邂逅。结果真就出现了奇迹。

  这一次,“大男孩儿”走近贝蒂,鼓起勇气说:“我是坎伯利参谋学院军事教官伯纳德·劳·蒙哥马利。很高兴再次见到您,夫人。”这使贝蒂大吃一惊,这“大男孩儿”竟是大英帝国的军官!不过,吃惊之余,贝蒂亦感亲切,因为她的亡夫也曾是军官。熟络后,贝蒂开始介绍自己和家庭。自丈夫阵亡后,这是她同另一个男人说话最多的一次,也是最开心的一次。

  接下来,贝蒂更感意外,蒙哥马利竟然向她求婚。贝蒂冷静地说:“如果是同情我,那请你走开,我不需要同情。”这是成熟女人以攻为守的自我保护,毕竟,她已经39岁,人老珠黄,又是寡妇,还带着两个孩子。

  是同情吗?蒙哥马利也在问自己。

  此前,没有任何女人给予他赞美,哪怕是自己的母亲。整个童年,在母亲眼里,他从来就未做对过一件事。有一次,他碰碎了鱼缸,母亲呵斥道:“伯纳德,除了当炮灰,你将一事无成!”这恶毒的诅咒使他幼小的心灵阵阵刺痛。从此,他沉默寡言,讨厌社交,女人成为他生命中难以跨过的沼泽,以至于人到中年还孑然一身。直到那天在雪原上,突然听到一个女人的赞美后,他才终于知道,其实自己苦苦等待的,正是这个美好的女人。这感觉,是同情吗?不!分明是爱情!

  想到此,蒙哥马利向贝蒂行了一个军礼,然后拔出佩枪,指着自己的脑袋,郑重地说:“如果我背叛你,将死于枪下!”如此承诺,还有什么可怀疑?贝蒂扑进蒙哥马利的怀抱,喜极而泣。

  1927年7月27日,40岁的蒙哥马利和39岁的贝蒂走进婚礼殿堂。从此,他们携手同行。婚姻不是他们爱情的坟墓,而是温床。贝蒂奉献着所有柔情,使这个从小被爱所忘的男人时刻都能感受爱的温暖。而蒙哥马利,外表骨感,内心却丰满,他也全身心地爱着妻子,无论调到哪里任职,都让贝蒂陪伴身边,直到十年后,贝蒂不幸患上败血症而去世。

  贝蒂离去了,蒙哥马利也向所有女人关闭了心灵之门。他把爱关在心里,全力投入军事工作。他打败了“沙漠之狐”隆美尔,并与艾森豪威尔将军一起,成功指挥了诺曼底登陆。每一次成功,他仿佛都能听见贝蒂的赞美,就像当年雪原上的赞美一样,倍感幸福。

  功成名就,人们纷纷劝说蒙哥马利再娶,首相丘吉尔也出面规劝:“整个英吉利都不希望你的后半生孤独。”而蒙哥马利则说:“作为一个军人,我永远忠于祖国,作为一个男人,我永远忠于爱情。”他还在自传中写道:“爱上一个女人就不能再爱上另一个女人,就像我手中的枪,只能有一个准星!”

  1976年3月24日,以88岁高寿辞世的时候,蒙哥马利的鳏居生活已长达三十九年。他孤独吗?不!在他心里,其实一直有一遍雪原,雪原上,一个男人朝着木桩扔出雪团,“炸”成雪花,然后,空中回荡着一个女人的赞美声。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