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碰

漫长的夜过去了。

现在已经是三月十五的清晨,阳光洒满了医院后面的公园,看着就感到分外温暖。绿叶斑驳的疏影落在白墙上,旁边的白玉兰开的很好,微风透过窗飘进来,夹杂着白玉兰的香,好闻得让人格外心情舒畅,一如她来到我的身边。

房间里只有我和她。她很安静,只是静静地躺着,很是乖巧。

她昨晚可能和我一样累吧,虽然或许她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偶尔她也好动,会伸出手,明亮的眸子充满了对四周的好奇,不时还望向窗外,像是在探寻着什么似的。

我没有什么气力,只是转过头微笑着看着她,因为就这么看着她,我也感到安逸无比。

她知道我在看她,挪动了下身体,视线也看向我,然后特别高兴地微微抬起嘴角,露出她眼眸里的星辰。她是那样好看,淡淡的眉,细长的睫毛,向我轻微地挥动着那洁白的双手。

记得前天,我们还不曾碰过面,只这对视一眼,我的心仿若要融化了一般。

我笑着伸出手指,触及到她的红扑扑的脸颊,她没有排斥,而是由衷的欢喜。她笑得很开心,这么近的距离,我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她的酒窝,也似乎可以感受到她稍有些兴奋的脉搏。

我轻哼着《贝加尔湖畔》,不一会儿,她便沉沉地睡去,安静得像冬日夜晚下的积雪,像夏日古镇上那甘冽的泉,洗涤着我内心多年的喧嚣和烦忧。

我轻抚着她的脸,想象着她和我亲昵的模样,尽管和她才初见,但是已然勾勒出多年以后的场景。

那个时候——她应该还是这么漂亮。

那个时候——她可能不在我的身边,但一定过得比我安稳。

我怕她了生命悲怆,怕她不懂世事无常。

我怕她受欺负霸凌,怕她不懂变通顾己。

我怕她会虚度光阴,怕她不懂人生苦短。

我既想时间走得快一些,让她学会照顾自己;但又望时间过得慢一些,我能多照顾她多一些。

我明白,至此,我又多了一丝牵挂,不想让她在爱里挣扎,只盼她一世安好。

倘若,我此刻的悸动,这些心事她都知晓。

想必多年以后,她也会像我一样,然后期待被唤一声——妈妈。这两个字,她说出来,该是多么悦耳动听。

此生,庆幸与她遇见。希望来生,我们还能相遇。

下一世,纵然非母女,但愿成知己。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至我亏欠的爱人
下一篇:写作者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