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缕安暖,一世牵念

宇闻特别喜欢夏天,是因为夏天在他深深地记忆里,有一些特别,有一缕安暖,还牵扯了他一生一世的挂牵。

那年夏天,天空格外灿烂,可是宇闻没有一丝丝的喜悦。那时正值意气风发的他,栽了一个大大的跟头,感到无比失落,感觉自己跌入了万丈悬崖下深深的谷底。在乡里乡亲看来,他本该前途一片光明,可岁月就喜欢捉弄人,他让所有的人失望了,于是独自一人带着几本书和旧衣服,告别二老,离开了生养他二十多年的故乡,去往遥远的荷城打工,开启了自己漂泊的征程。

处在江边的荷城,在灿烂无边的盛夏时节里,一片片清冽的池塘,碧绿无边,荷花绽放,妖娆秀丽。

“这满池的荷花真美!我最喜欢荷花了,表哥,你也喜欢荷花吗?”小姑娘微笑着问到。

“是的,它是我最喜欢的花,我感觉它开在我的心里,所以一直在看它。”宇闻半天才缓过神来答道,“啊!你叫我表哥?”

小女孩说:“昨天我见过你!”

忽然,一个小姑娘轻飘飘地飞到他眼前,圆圆的脸蛋,长长的眼睫毛下面,镶嵌着两颗闪闪发光的黑宝石,粉嫩白皙的脸蛋,透出些许柔美的云霞,加上一身翠绿色的连衣裙,正如一株亭亭玉立的迎着风儿初放的荷花,给这无边跃动的景象增添了一缕柔美与灵动。

“你见过我,在哪儿见过?”闻宇奇怪地问。

“在你堂哥家,也就是我姐家,我看见你一眼,我就出去了,可能你没注意到我吧。”小女孩粉嫩的脸上又露出一丝微笑,宛如温暖的阳光一般,又如阳光下盛开的莲花。着实让宇闻感觉到心底有一股别样的感觉。

“对不起啊!我没长眼睛,那么漂亮的妹妹我到没有注意到。也没跟你打个招呼。” 宇闻惭愧地说。

还沉浸在这无边光景里的宇闻,还以为是荷花仙子的降临了,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没关系!你刚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嘛,没注意到我也是正常的,再说,你又不知道我是你嫂子的妹妹。现在知道了,以后就叫我王雨荷得了。”

清晨,宇闻离开狭窄的出租屋,到外面找工作,不知不觉,他来到一大片荷塘边上,微风习习吹来,荷塘上飘着一层淡淡的薄如轻纱的雾气,宛如仙境一般,阵阵花香扑鼻,那小伞一般的碧叶,宛若碧绿的舞女的群,荷花在池塘里轻轻舞蹈,好一幅跃动的无边的美丽景象啊!宇闻从小生活在偏远的山区,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荷花,眼前的一切使他的内心感到一股震颤。以前只是在书本里了解荷花,他十分的喜爱荷花,真想亲眼目睹荷之艳,真想亲闻荷之香,因为他喜欢荷花的纯洁和美丽。喜欢它的花语连连,喜欢那碧绿碧绿的伞叶。他的这个小小的愿望,今天算是实现了。

“我叫宇闻,以后你就叫我闻宇哥吧,我最想有一个漂亮的小妹妹了!”闻宇微笑着说。

听了闻宇的话,雨荷那粉嘟嘟的脸上挂满了不胜莲花的娇羞,映着温和柔美的朝阳,甚是美丽!

从此以后,宇闻就叫她雨荷了,她一见到闻宇,就跑过来问闻宇哥闻宇哥短的,他们仿佛一对十分要好的朋友似的。闻宇特别喜欢这个小妹妹,因为自从在荷塘边看到雨荷的那一眼,就让他有一种甘露涤荡身心的感觉,有一种阳光穿越柔肠般的舒畅和温暖。

久而久之,他们彼此间产生了相互依恋的奇妙感觉,他们常常倘佯着荷城悠长悠长的石巷,那深深浅浅的足迹,每一步都踏出了他们曼妙的诗行。荷城的微风,为他们送来阵阵清凉,荷城的小雨,为他们弹奏悦耳的心曲,那片片清冽的荷塘,为他们寄托了一份地老天荒的眷恋。

荷城,撑着青花,飘起烟云,念着白月般的时光,却经不起岁月的飘移,十多年过去了,当初他们依偎窗棂,临风听雨的景象还历历在目,那银铃般的清音,那温暖如春的笑脸,都已经化作思念,化为一页页长长的素笺,在白纸黑字间莫名其妙地跃动着,游离者,辗转着,始终找不着停泊的港湾。那南国的红豆,还在凝望着天边,却只能梦中相见。

只因清荷把线牵,两人相遇彼此想。如今东西各为家,相隔千山荷还香。一朝深情驻心间,十年相望两茫茫!

想着,只因一缕安暖,水岸花开。念着,只因一份牵念,不可再来。轻风,雨落,月出,云逸,这一切的一切,均已在蒙蒙烟雨中,婉转千回,旖旎靓丽,馥郁清香。有的时候,只是在茫茫人海中多望了一眼,便结下了三生情缘。遥不可及,欠了一世相拥,怪哉!怪哉!此情无奈,相念相爱,何故?何故?

最美的年华,遇到了最爱的人,两缕微笑,何曾只是暖暖;一帘细语,何曾只是长长。斜阳已深,月明人静,已不知归处;夏日已来,荷花还会绽放;此情此景,还在夏日最深的谷底徘徊,徘徊……淡听风铃,长灯,牵念……但愿岁月里悠悠的花香在身旁相伴,驱散浓浓的雾气,赶走冰冷的风霜,流年依旧,岁月怡然。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