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青印象散文

  长青是我妹婿,长青做我妹婿已有14年了。他性格内向,很少言语。为了生计,他一直在昆山打工,除了节假日或有重要的事情,我们很少相聚。见了面,喊我一声大哥,并不再多言,有时大家在一起聊天,他要说话也是只言片语。所以,对他的印象总体有些模糊。但有一点却很鲜明地刻在我的脑海里。他很平和,嘴角总是隐约着微笑,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如此,一看就有一种亲和、好人的感觉。

  长青与小妹处对象的时候,因为他有些木讷,我并不怎么赞成。但我尊重小妹的选择,更重要的也许就是他平和,他微微的笑给人的那种踏实的感觉。 所以我没有表露过我这看法。后来长青和小妹的事我一直很少过问,因为他们很让人放心。小妹从小在家就很能干,又能吃苦。我在外面读书,姐姐已出嫁,家里的活都落在她头上。一有空闲,还做渔网,卖些钱供我读书。长青小时抱养给叔父,很小就外出打工,过惯苦日子。两个人能累,起早贪黑的赚钱,这几年生活有了起色,在我们兄妹中算富足的一个。

  然而,正是这种苦难的经历,让他们更加珍惜汗水换来的每一分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希望为孩子更多创造一点。就连生病 也不愿误工,最终导致悲剧发生。长青走了,因为高血压突然辞世。这是不会要人命的病,只要你预防。他却因此而逝,让人痛惜。记得一次吃饭的时候,他谈到他父母哥哥都有高血压,我没有及时提醒他,更没有敦促他看医生。这是我心中最大的遗憾,没办法对人说。我是不是对他们关心太少。而小妹却是我唯一可以训斥使唤的人,家里有事——叫小妹来;叔子有事——叫小妹来。婶子在庐江住院,没人看护家门,我打电话叫小妹来——谁知白天她家安装自来水,辛苦了一天,我把自己的责任硬推给了小妹。不知是人走前确实有灵魂的感应,那晚长青不舍小妹离开——第二天事情就发生了。我是不是太自私了一点。

  长青一直在外打工,今年9月份为孩子读书回来的。他说:“老婆,你辛苦这么多年,回家要给你过好日子”。他喊老婆张宝宝儿子小宝宝。儿子期中考试得一张奖状,他左看右看,上壁侧墙选择张贴的地方。在他妻子撕心裂肺的哭诉中,我才知道他内心炽一热的情感,他爱他的妻子,爱他的儿子,爱他的家。只是我从来没有走进他,从来没有深切的了解他。小妹说他只知道挣钱,只知道做事,从来不会花钱。出事前几天,他头有些晕,小妹要他看医生,他不愿耽误做工,竟没有去,错过一次治病的机会。小妹悔得肝肠寸断,“他就像小孩子,我怎么不带他去看医生”。小妹不也是小孩子,我何时关心过她呢。那一次,我要是敦促长青看病或把危险告诉小妹,也不至于今天;那一晚,如果不让小妹去叔家看门,小妹也许会发现异样,也不至于现在。

  长青躺在三河医院病床上,还是那么平和,微微的笑还在。你是到天国旅行去了吗。一路走好!哥敬挽!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