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彩散文

  喜欢画淡彩。轻一盈、飘逸、灵动。

  淡淡的色彩,不需要三矾九染,层层叠叠。通透性极好,清新感极强。这就是我需要的人生,简单、快乐、洒脱。简单真好。

  也喜欢重彩的华丽、厚重、典雅,却不属于我的性格。

  “画如其人”这一说法是确凿的。可以有耐心坐在桌前一画整天整夜,却耐不住重彩的三矾九染,归根结底是承受不了那份厚重。心灵,总是向往着轻一盈飘逸灵动。总是觉得简约真好。

  一大早,友人线上问候,寥寥数语,想起了“华山论剑”的痛快,想当时剑客英武,美人娇憨,笑趴了我。美人说:“梅到底要等待怎样的雪?冬天快要过去了,却等不来一场雪。”你到底要怎样的雪,才能衬托梅的飘逸?我的美人?“唯美中国风,才怪。”她说。此话又让我大笑。

上一篇:冬日断想散文
下一篇:碎念散文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