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D小调散文

  昨天晚上,小心翼翼的看了一部电影《钢的琴》。

  本来对这部电影没有抱太多的期望,可是看见了片头的乐队,我才决定要把它看完。随着片尾的钢琴声响起,我把电脑强行关机了,心里空落落的。

  从来没有一部电影让我忧虑不安,可是,除了《钢的琴》。

  很久没看电影了,我宁愿它是悬疑的剧情或者是纯文艺的片子,或许看完后就睡了,根本就不会想太多。

  说不出这片子有什么好,只是觉得在秋天很适合喜欢理想主义的人去看这部电影。它一直都弥漫着黑白交替的调子,那些单车,那些俄罗斯音乐、那些酷似前苏联式的破旧场景和墙壁,让一场安静的思念突然面目狰狞。

  看完这部电影,想起了那年自己坐在钢琴旁桀骜不驯的耍帅,如今那年的女孩早已经成为别人的红妆了,可我还是那么的喜欢钢琴声,似乎是地久天长的那种。

  这几天,郑州开始下雨了,风起了,应该是真的入秋了吧。

  之前在抱怨秋天怎么这么迟,可是,等风凉了,却很寂寞。

  我曾经走过很长的路,像一个忧郁的孩子似的撑着伞走在二七的天桥,没有像安妮一样背靠着栏杆让头发在风雨中飞扬,我知道自从安妮发明了缠蜷的寂寞,再说什么都是牵强。

  喜欢走路,雨中的风穿过凌乱的发,荒凉而又妖艳,就是在吹风的时候,记忆总是短暂又漫长。

  又一次去花修成的琴行,他似乎也麻木了。

  我透过落地窗看见他抱着电吉他坐在角落里,我听到了像陶瓷一样碎裂的钢琴声,就是在下雨天,这天气妩媚到了极点。

  在天桥上,我想起电影,走下台阶,头发沾湿在脸颊,最终,还是独自回家了。

  电影始终太浪漫,它并不等于生活,可是看电影的人却为了幻想悄悄的难过,就像一个人仰望天空的时候。

  我曾经天真的想,电影的背景或许就是前苏联的一座旧城吧,浓郁的俄罗斯音乐和所有关于降音的调子丰盈着它,旧城的人不悲哀,除了看电影的人。

  当黄昏割开黑夜的时候,我决定再听一遍巴赫的《d小调托卡塔与赋格》,我就像没听过这曲子一样,所有的过往都泛滥于一幕幕的故事,波澜壮阔,那些背景包含了太多我无法驾驭的色调。

  其实很久之前我也想写一些关于旧城的文字,那里也有吹萨克斯的人和弹钢琴的人,那里也有独唱的人和寂寞的人,那些斑驳的墙壁上刻满了岁月的痕迹,就在一个空旷的破旧工厂里,只有乐器能让旧城繁华,我们应该是回忆者吧,那门口拴着悲伤的白马,或许我一直这么刻意。

  想起,在六月的时候,盼望七月流火;到了七月却期待八月未央,到八月了却期待九月授衣;到九月了却期待十月的国庆节,原谅我,日子总是在不声不响的消逝。

  汽车再一次行驶在北环路上,我曾想,当九月过完的时候,当九月的风吹散了北环路上不知名的小花,那么只有旧城里的野草在饱经风霜之后依旧郁郁葱葱,无喜无悲,唯一惊喜的却是,门口的白马脱缰而走。

  本来,我一直不想太多的奔赴花修成的琴行,可是我却愈发的想找一个有音乐的地方,自从看了电影《钢的琴》。

  电影的灰色场景是清澈的,看着缓缓的手风琴,看着女主角撑着伞唱着忧郁的调子,看着萨克斯的凄婉抖落了心里曾收藏的晶莹,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这支乐队,它让人突然真真切切的怀旧了。

  关于钢琴的小说应该都会像这部电影一样细腻吧,那个破旧的工厂或许是二战的背景,可是那人,确实最善良的,最有理想的。

  看完这部片子后,就去听了巴赫的《d小调托卡塔与赋格》,那曲子还是凌乱,苦涩。巴赫的音乐一直很大气,他喜欢在第二章的末尾藏一些诡异和灵动,所以有时候听起来也会感到温婉,就像这部电影。

  在很久很久之前,我就一直试图摸清自己思维的脉络,原来自己就是太普通。

  从花修成琴行回来的时候,昔日兰若轩的同事给我看了他们的新款包包。

  看,这是咱们新上市的包包。

  其实,我一直都很分明,但是她还是用咱们来称呼我和她的关系。

  应该是你们,我离开了。

  可是,呵呵,我这样叫习惯了,这叫的话显得比较亲嘛。

  《钢的琴》这部片子让人不得心安,男主角在一个梦幻的灯光下弹奏着《致爱丽丝》,我看见那钢琴声一直涌动在簌簌的雪花下,灵巧的手指不知道跨过了多少个八度,当他的手在琴键上翻滚时,我想起了一个成语,落英缤纷。

  听到她的话,心里很温暖,就像一个旋律的回转处,尽是款款。

  理想主义是生活里最可怕的元素,或许这部电影只是幻想,可是关于钢琴的事,关于爱情的纹脉似乎一直都如电影灰色的调子一样清澈。

  我看见那款包包,袋口是用小提琴的形状在装饰,如此精致的包包就像电影的插曲,男主角用软语般的承诺让包包的纹脉清晰透明了。我曾经想,如果那个女孩子挎上了这款包包,那么她的他一定钟爱音乐,只是与我无关。

  当音乐袭来的顷刻之间,所有狰狞的思念,也都在强行关闭电脑之后变化成了短暂的烟火和满亘的温馨。在我看来,同样的d小调也就像秋天的烟雨,只是95路车的司机再也没有播放刘德华的音乐,车厢内太平间一样的安静。

  不知道会呆在这里多久,遇见的人,听过的歌或许都会如d小调那样印记在心伤,甜蜜而又难堪。

  D小调或许只是一个故事吧,就像兰若轩的包包,就像电影《钢的琴》,就像曾经认识的人,那些温暖的片段大概会被我被铭记,可能也会被我忘记。

  可能我早就不在期望了,只是生命里太多的热爱还可以重新开始。

上一篇:错过的爱散文
下一篇:笺注五则散文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