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秋日散文

  漫长的空旷的街道,寒风呼嚎,行人寥寥。

  两旁是早已光秃了的树,凌乱地向上伸展开来,将天空切割得支离破碎。

  若是更严格一点来说,北方应该是没有秋的。

  立秋过后半月未到,北方的秋便匆匆败去,迅疾而悄然地淹没在皑皑白雪里,仅留余温予以追忆。

  于江南而言,是截然不同的。

  在江南,秋分过后,树草花叶,仍是繁盛而郁郁葱葱。

  即使是偶有寒流来袭,至多亦仅是冷一日两日,过后,便有时阳光灿烂鸟儿欢唱。

  我从小生长在江南。

  印象中,站在十月末的山顶上向四周眺望,跃入眼帘的,仍是层层叠叠弥漫开来的绿,浩浩荡荡地蔓延到远方,在视野的尽头留下一片生机。

  阳光携带着某些遗留下来的夏天的味道,倾泻下来,照在身上暖暖的。

  也会下雨。

  江南的秋雨总是很别致。不冷,但却沁人心脾。

  下得淅淅沥沥,悱恻而缠绵。

  北方的秋日总是落寞。

  待到十一月中旬,树叶小草便开始泛黄了。

  起初只是边缘上的一点或是顶端的一部分,而后再慢慢向内延伸。

  倘若在这个时候去看种植在街道两旁的法国梧桐,你便会发觉他们的奇特:叶子淡黄深黄淡青浓绿色泽各一,接壤的部位,色调更是绚烂耀眼。有着引人心魄的神奇力量。

  风过的时候,便饱含着枯荣的甜蜜,随风微微摇曳扬起。

  阳光穿透,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它们的脉络。丝丝入扣的,带着蓊郁和凋谢的更迭,明媚而张扬。

  满地厚实的落叶,踩上去声音清脆甜美,若似天籁。

  更晚一些,到了十二月的深秋,树叶便开始归根了。

  它们总是大片大片地离开树枝随风舞动,至其全力,最后一次诠释生命的壮美。

  尤其是一种名为水杉的树,树叶飘飞的雄阔异常,数量多而且持久,一落便是大片,漫天掩地地模糊你的视线,诗情画意无与伦比。

  当然,如若此时,你置身与森林之中的话,这样的感觉将来得更加猛烈——

  而顶上,却仍有毫不停息的接连不断随同迂回的风往来飞舞的金黄。

  四周,是同样色泽的树,还有仍是同样色泽的阳光穿过枝桠间隙缄默散落。

  满地的金莹,为落叶披上光晕迷离。

  这样的秋天,是美到骨子里的。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