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闲趣散文

  三亚和新疆别如天壤,刚来那年,发现在我住的四层高的楼房,室内有四脚蛇、老鼠和蚂蚁。这在新疆比较少见。它们的出现,给我的生活增添了许多复杂内容。不甘寂寞的我,从而乐此不疲,如同福尔摩斯侦探,苦苦寻觅。就拿四脚蛇来说,以往只是一知半解的知道它是益虫,可灭蚊除蛾。它蛇一样的怪状,常出没房内,总觉有些厌恶,尤其它晚上的叫声。蚂蚁这东西虽小,可不能低估它群体团结的力量,庞大的队伍,成群结队,不分昼夜侵吞家中的食物,特别是甜食。记得从报纸上看到过,有人把蚂蚁当作高蛋白食物,我却不敢问津。再说老鼠,众人皆知,它是个夜来忙。毁坏衣物,好吃更传染疾病。当它们威胁到我的时候,绝不能等闲视之,决心和它们展开斗争。想来还真有趣,生存不息,战斗不止。其实生活就是斗争。与天斗,与地斗,与大自然斗,与人斗,在家中还少不了与小动物斗。在斗争中求生存,求完善。

  原住新疆的我,多年对三亚“四季春常在”的风光很向往,总想有一天能到三亚居住,分享那明媚的阳光,沭浴着温暖的海风。这个梦想终于在两年前实现了。在三亚居住的几年,由于地理气候的差异,虽然生活中常遇到和大陆北方风物不尽相同的事,但我肯于直面对待,因为我爱上这个地方。爱是宽容的基础,有了宽容一切都会和谐,反而觉得有趣不寂寞,还多经了事,多长了智。

  四脚蛇虽属益虫,开始摸不清它的习性,心想它那模样,一旦爬上床与人共眠,既使不咬人,也够吓人的。于是不论益虫害虫,管他三七二十一,统统消灭。有几次打四脚蛇,我和老伴搬床移柜,勇士般摆下战场等待擒拿,却都不见踪影,屡打败仗。几次折腾,反倒使我冷静下来,想起四脚蛇还有个另外的名字叫“壁虎”,故名思义,才敢认定它不可能东躲西藏,索性对它罢战,放生益虫,以后每当看到它在墙上爬来跳去,用功觅食除害的灵劲,也习以为常不以为然了。真可谓不打不成交,人和动物皆如此。久而久之,也同时感受到它灭蚊的功劳。无怪乎古人还给它取了一个文雅的名字叫“守宫”,皇宫都可留守,更何况民宅。

  对害虫绝不能客气。灭鼠更是应该。不仅只是“人人喊打”,重在灭绝。只要大家都动手,不嫌麻烦,细心观察鼠情,循着它的粪便,找准经常出没的地方,晚间睡觉前放下鼠药,让它不得¥安泰死。还要连续作战,直到彻底消灭,才不会经常遭受它的侵害。对群居进屋害人的蚂蚁更不手软,要直捣老巢,瞄准窝,先灌些浓肥皂水,肥皂水是灭蚁的克星,然后用水泥堵洞或缝,从此杀灭堵绝。战功赫赫,其乐无穷。

  如此这番“战斗”,确实也增添了生活的乐趣。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