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又绿北大荒散文

  退休的老垦荒,看着早来的春忙,回忆起那当年的耕种,笑脸迎春看新景,不住嘴地说:“我看那农业八连增、九连增、十连增……应该改成连年增。”

  惊蛰未听春雷响,却觉春姑姗姗来。这在北大荒不足为奇。远处南方咱不敢相比,那里早已绿树成荫花烂漫,农田忙碌待开镰;就是近在辽、吉二省,也是比这里早一个多月,进入繁忙的春耕了。可是,用来锤炼北大荒人意志的春风,却蛮不讲理的阻挡春姑焦急的脚步。

  看!料峭的小北风陪伴这雪袭来,北大荒人摘下棉帽,甩掉棉衣,与你舞来的暴雪斗;刚斗完暴风雪,雨夹雪又来了。北大荒人何惧风雨稠?清路、挖雪、排污垢,为迎春姑早日归,千难万险挡不住。春姑欢笑急忙催春耕,风雪垂头丧气,蹒跚离去,真可谓邪不压正,早春的邪风雪雨,面对一代代垦荒英雄,只好认输,化作淅淅沥沥的毛毛细雨,借助春姑舞动唤艳阳,同助北大荒人忙春耕。

  春寒急,春光是黄金。地下还是坚硬的冻土,耕农们用科学耕种,要让春姑提前一个月到来。为了使黑土地发挥更高的效能,夺得连增的黄金。早在去年冬天到来之前,竖起了钢骨架大棚。今年早春三月初,座座大棚里便开始了忙碌,人们冒寒天风雪扣大棚,暖暖的春阳使棚内温度上升,黑土开始慢慢解冻,但心急的人们还嫌慢,用机械粉碎土块,用筛子筛细肥和土,侍弄婴儿般付出,铺“床”,喂“有机肥”,那项不得淌下汗珠?待到万事具备,细心播种,精心管理,汗水换来绿莹莹稻苗,笑脸仍然深藏劳苦。

  有那牛家小俩口,铺好苗床擦去汗,媳妇说:“侍弄孩子可能没有这么苦?”丈夫笑着说:“那咱抓紧时间播种,要个孩子,你试试有没有这么苦。”小两口卿卿我我说个没够,兴头上丈夫饭都不想回去吃,就要播种。媳妇说你不知羞。小伙子心急就动手……

  正在这时婆婆送饭了,见此景赶紧退出大棚,扭头喊道:“孩子们……歇歇吧!妈给你们送饭来了……”这才为媳妇解了围,羞羞答答地迎进婆婆吃早饭。

  春风柔柔、柳枝飘荡、河水滔滔、鸟归、地绿,插秧机欢叫着让阡陌纵横的农田,着上了嫩绿的新装。此时稻农们骄傲的感叹:“我们的科学种田没有白费,汗水没有白流,竟让春风早来一个多月,吹绿了北大荒!”

  春风又绿北大荒,正是播种爱情,播种食粮,盼望丰收,盼着结晶的大好时光。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