荤边素散文

  荤边素,这个说法始于驼背蟑螂的嘴中,流行于圈内。后来,以至这个话题衍生出很多潜台词,或者说,在这个字眼后派生了很多涵义,是原创者始料不及的。

  想来好笑,似乎祸水都来自这张嘴。

  七十年代时,物资极度匮乏,过着自然的低碳生活。记得有一次过年去老余杭冷水桥做客,八仙桌上十来碟菜放在上面,最诱人的就是中间的那块红烧大肉,红泛泛油汪汪,很是养眼。对于肚子里极度缺少油水的我,狼一般眼睛都发绿了。

  哈喇子如关不严的水龙头,能把什么都给消化掉,哪怕是块像肉的石头。

  开桌的第一筷就往那盘肉扎去,也不管我妈在对面眼神的刀光剑影,唰唰,唰唰。既来之则安之嘛。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肉在我前后夹攻下居然纹丝不动。再扎,那肉似乎在说我自岿然不动,于是乎泄气了,沮丧地夹了筷边上的黄花菜。

  后来才知道,那油汪汪的肉就是看的(如同慈禧老佛爷用膳一样,就是本质不同而已),过年了家家户户都这样。喑熟此道的人,只夹荤边素做做样子,类似老底子杭州过年的元宝鱼,也是看的,讨个年年有余的吉利,只有等到过完年才能吃。

  其实现实很嘲弄人的,没肉的时候想吃肉,而今有了,却不想吃了,要考虑到胆固醇啊脂肪啊瘦肉精啊等等。所以,荤边素演变成了小炒,太荤了腻味,无荤又寡味。一日三餐要有变化,口味难调之极,舌头变得越来越狡猾。逛着满目琳琅的菜场,竟然不知道想吃什么?难以下手。生活的质量算是提高了,那人的质量呢?

  而如今,肉算是吃腻了,筷子长眼一般避退三舍,一盘红烧肉能吃上一个星期,剩下的只能不低碳了。老底子穷人吃的野菜却悄悄登上了大雅之堂,潜在河东河西之寓意,大有喧宾夺主之势。

  有人曾经说过这么一段经典的话题:人的一生什么都是有定数的,比如喝酒,上帝给了你定额,超过了定额就喝不动了。如果一定要撑着强喝,那么上帝就会惩罚你,不是酗酒就是架子倒了,这些例子身边会有很多。又比如女人也一样,也是有定数的,身强力壮的时候……而如今荤边素真的成了主题。

  昨天,一朋友刚从宁波回来,说是原来无人问津的海瓜子,才几分钱一斤,穷人都不屑吃它,嫌它麻烦。现在你猜菜场里多少一斤?都在卖一百多块了,还不二价。我的天哪,膨胀始于倪端。

  日子好了,那是幸福在作怪,一天天过得飞快,因为没有了吃穿之虞。如果让你坐在滚烫的鏊子上,屁股发出吱吱声时,你还会说现成话吗?身边的人都成了爷爷外公级了,一眼望去,惨不忍睹。偶尔有几个妖精级的还没怎么太大的变数外,有几个同窗,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是谁谁谁,不是记性不好,而是变化实在太大了。

  当年的小姑娘都变成了她准外婆,能不吓一跳吗?

  心惊肉跳之余,想想还是荤边素最好,边缘政策无需收获,也无需落入彀中。把回忆的音量调高,有几个知心朋友,小酒喝喝,来点荤边素。

  那么快乐就会在你身边,如影随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