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狂想曲散文

  黑夜,是我生命中的血液,流淌,永不停止的流淌。干涸吗?绝不,它将浇灌我的生命,它将允许我在每一个黑夜里慢慢死亡,直至重生。

  黑夜与阳光相比之下,它的黑暗是光明的沉寂,是阳光熟睡后的小窗清梦。它不同于白昼,它的心声潜藏于大地深处,你需要虔诚的谛听,方能听到那些来自你灵魂的呼唤。你能清晰的听到空灵的声音,像是母亲的唠叨,像是老师的劝导。可你停不下来,你总想打破生活原有的平静,你觉得生活束缚了你的自由。

  你看了看身边的一切,陌生的人带着理想路过了你的身旁,你开始羡慕他的穿着,你开始拼命的构想和他一样优秀的自己。起初,你雄心万丈,所到之处,你只允许征服与耻辱存在。

  灵魂开始飘荡,这个世界又回到了黑夜。黑夜的深处,无数双眼睛看着你,你心绪错乱的看着黑夜,殊不知,这样的对视,你需要付出一生的时间。

  后来,你倒下来了,站起来后的你,总感觉自己比阳光下的所有影子都要矮小。你开始怀疑自己的得到,你开始怀念那些失去。这时,你的心有了生命的呼吸声。呼吸声有些急促,像是病人临终前对生命的执着。

  放弃吗?你的手心冒着冷汗,迟迟不敢下定决心。直到在那个夜里,身困体乏的你安然入梦后,你才恍然明白,人生不过梦一场。你笑了笑,然后擦掉了眼角的泪水,你像个信徒般跪倒在地,你开始向黑夜里的所有生命忏悔,你希望黑夜的力量重塑你的生命。

  生命,在一个又一个的黑夜和白昼中孕育。随着时间的不断叠加,弱小的你逐渐成形,直到强壮。此时的你甚至能思考这个世界,你的小手每一次挥动,似乎都能触碰到黑夜的脸庞。好奇心驱使着你对这个世界的探索,可你的双眼还在黑夜里闲置。你只能禁闭着双眼,疯狂的幻想着这个世界的样子。对于你而言,这个世界所有的样子都是最初的。你努力的想睁开双眼,你发誓要记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美好。

  终于,等待换来了你的降临,你的哭声在父母的耳里是如此暖人于心。你继续哭着,因为从某种束缚中挣脱的你,有些不适应。

  你依然不愿放弃,你挥舞着小手,讨好般的表达愿意结交的迫切想法。可是灯光太过刺眼,它们只看见了那个持续发光的灯泡。你被冷落了,仿佛整个世界都和你划清了界限。

  出走吗?你开始幻想像小鸟一样飞走,可却不知道家在哪里?像云朵一样飘走,但你的远方比黑夜更加遥远。你痛苦,你无助。

  在经过所有的挣扎后,你才弄清楚自己不过是肚子饿了。当你吸入第一口热奶时,你的小脸蛋涨的红彤彤。你甚至充满敌意的看着四周的人,想要永远霸占这样的生命源泉。

  渐渐的,你过上了你想要的生活,可你依旧像黑夜一样空虚。对于那些失去或者即将得到的,你始终抱怀疑态度。你似乎永远不满足,但又没有足够的思想魄力拯救自己的灵魂。

  填饱肚子的你,与非洲大陆上饥民擦肩而过,你甚至不关心蔬菜的好坏,也不过问屋外的流浪狗是否吃到了心爱的骨头。就这样,冷漠的你睡着了。

  当灯光冷却,你在摇篮里吃力的扭动身子,你想坐起身来,和房间里的蚊虫聊聊生命。可它们并不是来自黑夜,它们只能听见你稳健的心跳声。

  在梦的国度里,你睁开了眼,这个世界还是那么美好,岁月依然待你温柔。阳光下,你和自己的影子玩起了游戏,可到最后,你始终被完美的模仿,甚至被超越。你有些苦恼,却又无可奈何,只好顺从。

  向来追求个性的你,不愿在春天到来之前,就把灵魂埋葬。你要突破,发誓要捍卫生命的尊严与自由。

  于是,你开始在泥土里寻找黑夜,你开始在别人的脸色里寻找黑夜。最后,站在阳光下的你没有如愿以偿。你静静地坐在地上,开始思考黑夜去了哪儿这个问题?

  自由吗?热爱自由的人都会疯狂,都会战斗,但遗憾的是佛祖的脚下,你找不到自己的一生。你还会义无反顾的继续前行,你无法相信亲人的忠告。终于,你在秋天的尽头,感受到了生命的衰弱。这时,你才心慌意乱的不知所措。

  你找不着黑夜,黑夜却找到了你。你的身体被柔软的羊毛毯包裹着,黑夜躲在屋外,树影在灯光下摇曳生姿。你痴迷的看着那些树影,想象着自己在一片树叶上荡秋千,或者是用眼泪画上一个太阳。

  树影像位老朋友一样,跟你说着什么?你把耳朵竖了起来,你还是没有听明白。你撇着小嘴,表示自己的不满。

  夜已深,夜风穿过小窗缝隙吹着电灯摇摆不定,你索然无味的透过玻璃再次看向窗外,这时的窗外早已不见了树影,只有夜色在你的生命中流淌,流淌。

  后记:一直以来都是零散写这类文字,之前写这种文字很少有人会读。此类文字读起来苦涩乏味,但却是我对灵魂的第一次试探。这种文字有借鉴了意识流的写法,跳跃幅度较大,完全是随着思想意识流淌。至于为什么要用你字,我个人觉得你字比我字的效果更明显。这样听起来就像在面对面交谈,而不是一个人的自言自语。

上一篇:阳光路上散文
下一篇:泥巴人散文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