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点行囊放足远行散文

  跋涉红尘,恍惚间已历几十载寒暑,阅尽无数次花开花谢风扫叶落,寂寞的笔触抒写平淡流年,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将冷暖看透,将千帆阅尽,心若琉璃静默。

  睁眼,便看到小小的房间内堆满了过往,求学时的箱包、许久不曾翻阅的书籍、墙上静默多年的画、床头日复一日伴我醒伴我眠的娃娃熊……一直是最初的摆设,不想改变,不愿舍弃,一切都被岁月晕染上陈旧的底色,却于我内心如宝贝一样在乎着。看着,便觉温暖而美好。

  这些,应是我多年来的积蓄,装满了心路、情感、喜好、追逐。那些青涩年华,那些懵懂岁月,那些深浅不一的足迹,模糊而清晰,向往而迷蒙,不忍频频回顾,却又很长时间欲罢不能。

  于是,锁上箱子,关上书本……故意选择忽略,不闻不问,不理不睬,视若无睹,任它们安静呆立多年,安静得记不起它们真实的模样,安静得忘了它们陪我走过的悲喜岁月。而它们,如安静的守护神,不言不语,不躁不闹,等我悠悠回眸,等我温柔地把它们拾起。

  窗外,冬雨瑟瑟寒风啸啸,反正不想出门,索性决定清理过往的行囊,一刻都不想耽搁,怕冷却了那兴致。

  只是,面对那箱子、抽屉、衣柜、桌上堆放得书本,不知该从何处着手。犹豫之后,打开父亲曾用过的工具箱,里面被装得满满,却是被我忽略最久的角落,也是最丰富的岁月剪影。

  [一]书本

  几堆书本的中间,放着一些证书,是哪一方面的已记不起,一本本打开,那些拼搏奋斗的足迹日渐清晰,自学考试毕业证、会计证,党的生日征文、修炼的重要性征文、知识抢答赛一系列获奖证书等等。那时的我,总有着一股不服输的劲,什么都愿意尝试和努力,不是想要得到什么,而是想到证明自己有多大的能量,想要考验自己的坚持。

  书本占据了这箱子大部分的空间。

  大都是自考、会计考试、社会科学之类的工具书,当时曾恨不得把它们全啃碎装进心里头。忍不住拿出几本翻开来看,重要章节都做了记号,有些地方还有简单的注释,这一页页曾承载了我斑斓的梦想与无尽的憧憬。想想曾经的努力与奋斗,想想曾经对书本的贪婪与膜拜,而审视自己如今的淡漠与颓败,岁月已取走了多少不再的勇敢与坚持?叹只叹,此一时非彼一时,想再回去,已是万万不能,没了心境,更没了心情。

  再看看那些获奖的征文,现在看来笔触略显稚嫩,纯粹是因为喜欢才在文字里随性发挥与抒怀。由最初对别人美文的欣赏,到后来自己的斗胆一试,再到今天几乎与文字天天腻歪在一起,看、写、品,从不觉累,不将工作当成一种负担,更将文字当成生命中不可缺少的陪伴,思维渐渐拓展,视野日益拓宽,浮躁的心日渐澄澈。

  翻阅到简爱、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路遥散文集、三毛的谈心、罗兰小语等等,这些曾让自己如获至宝的心灵扉页,让我再次兴奋不已。曾历尽苦难寄人篱下却情比金坚的家庭老师简爱,不畏病魔不怕挫折百折不挠的革命战士保尔,书写与这喧嚣世界抗衡的透着古意之美声音的罗兰,似乎永远无法快乐让人望尘莫及的女子三毛……如此美丽而遥远,熟悉而神往。

  所有的证书里面,最让我感慨的是那本大大的、红红的自学考试毕业证书,那是多年求学的成果,虽不曾迈进大学高门槛,亦算是圆了一个大学梦。犹记自学考试那会,是怎样的无所畏惧,又是怎样的意气奋发,每每能一次报考的科目决不拖到下次,一次次四门科目全都顺利过关,那于自己是怎样的一种肯定与力量?而也有个别科目,总与60分差那么三五分的距离,让我大大受挫,一考就是三次,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到最后的胜利告捷。身边不少的朋友由最初的自信满满到最后的半途而废,庆幸的是,我坚持了下来,又一次倔强而顽强地战胜了自己。

  在书本的求索里,与文字的切磋里,懂了美丽,懂了忧伤,懂了高尚,懂了情趣,懂了优雅,懂了善良,懂了无私,懂了宽容,懂了温柔,懂了博大,懂了坚持,懂了骄傲,懂了沉默……

  [二]照片

  找寻过往,原来是如此引人入胜,流连妄返。

  一路整理,一路欣赏,拾起尘封多年的影集,那些几乎被遗忘的朋友,还有几乎认不清的自己,都亲切地活现在眼前,稚嫩,简单,干净。

  见到自己尤为喜欢的一张老照片,织着两个麻花辫着一袭白色的长裙,一脸浅笑,羞涩素淡,晕在不谙世事的容颜,那是我向往的素净。

  众多的合影里,尤记一位叫巧云的姐姐,曾同在一家公司,比我大两岁的她就如亲人一样关心和照顾着我,上班、吃饭、睡觉、散步、逛街都腻在一起。后来,我的离开,从此就淡了联系,再后来她也离开就断了联系。想来如今的她应该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回到了她该回去的地方,开始了新的生活。

  精心保存的黑白照片里,有一张与小学同学的合影,两个假小子。那是小时候最亲密的伙伴,好吃好玩的一起分享,学习上你追我赶,儿童节一同演出,也曾拉钩钩,也曾闹过小别扭,但要不了多久便和好如初。后来,我们都转学,最初也在学习之余互通着信件,诉说着自己的生活和学习,道着分别后的想念,回忆着曾经在一起的时光,为彼此曾经的坏脾气道歉。再后来,因生活的忙碌与改变,几次失去联系,现在,已沓无音讯。但我知道,她的梦想一直在远方,她也是如此努力和心比天高的女子,但愿能如愿以偿,心想事成。

  和妹妹的合影,应是在春节回老家的时候留下的。穿着厚厚的花棉袄一派喜气,梳着稚嫩的马尾或是可爱的羊角辫,脸蛋被寒风吹送得红扑扑的,背景是故乡那无尽交错的田埂,还有身后古朴的石桥,头顶澈蓝的天空,每个人都笑得天真烂漫,荡漾着回到故乡时那份久违的喜悦。

  有一叠照片,是和同事在郊游时的快乐画面,真可谓是仪态万方,亦“丑态”百出。青山绿水之间,大家卷起裤管赤足水中,或驻着“拐杖”于山间悠然慢行,有的手中拽着大把的竹笋,不时高举着这一胜利果实欢呼炫耀,有的嘴里吃着零食将腮囊胀得鼓鼓,还有的扮着鬼脸存心捣乱,一个个都乐开了花。

  这些简单快乐的岁月,这些纯白如雪的岁月,这些灿若朝霞的岁月,这些轻盈似梦的岁月……只能忆,不能追,更无法回,美丽会是久久地定格,在昨天。

  再翻开厚厚的一叠,那是多年不想翻开的过往。照片中的人儿,娇笑若花,写满了幸福,而我只记得那通满幸福的道路曾荆棘密布,将自己刺得鲜血淋漓。就是为了这幼稚得只想晒给别人看的幸福,把本该如诗如画的人生过早地摧毁,从此留一生孤寂。这笑颜的背后,将泪水流在心里,将苦楚咽在肚里,将寂寞深种成了花。

  其实,早该烧了,扔了,早该将一切毁灭得彻底,却一直藏着。今天,是时候了,没理由让过往的憾与伤在未来的世界里嚣张跋扈任意驰骋。

  [三]细碎

  边整理,边回忆,串起许多被遗忘的片断,稚嫩,生涩,却温暖。

  多年不穿的衣服,被压在箱底多年。想当年,是多么欣喜地把它们拥有,穿在身上又觉得怎样的美美,而今再看,早已不是我喜欢的风格。或许,这喜新厌旧的本性一直潜藏在我的骨子里?或许,是岁月催人老,变了心境,转了喜好?

  从来是不会删减的女子,习惯将岁月堆砌成厚厚的沉重,有微尘,却真实,有沧桑,却通透,如此,便能感觉到存在。

  寥寥的几封信件和几张贺卡,泛黄的字迹,简单的书写,真挚的抒怀,早体会不出当时的心情,陌生而遥远。

  一些被自己珍藏的杂志、书稿,多年以后再翻出,仍是亲切。

  一路走来那几本厚厚的日记,随便翻了几页,深深地感受到理想与现实的差距,而后被自己那份执着的痴傻所蛊惑,乱了心扉。是怎样一种力量,把自己打磨成今天的清冷如霜与世无争?不得而知。只知,若时光倒回,定不会如此规划这一生。

  ……

  整理下来,不觉已是大半天的功夫,该撕的撕,该扔的扔,该烧的烧,该留的留,那是经过多年岁月沉淀后的抉择,没有留恋,没有后悔,没有惋惜,只觉如释重负。

  颠簸红尘,一路走来,无论是快乐或是伤悲,欢笑或是泪流,相聚或是离开,生活中不免会平添许多这样或那样的沉重,就连幸福都是多年苦难堆积后的救赎。

  于是,人在旅途,要适时地整点行装,清理那些不该的牵绊,拂去那些无意沾染的尘埃。因为,人生的行囊,少背一点,会走得更远。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