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老天荒散文

  每个女人,都有相似的一个愿望——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白头偕老。对于许多人来说,这更像是一个圆满的理想。

  她肯定地说,已办好离婚手续,分割了财产,小孩子归了男方。她离开了熟悉的家,孑然一身,又回到了娘家居住。没有突如其来的事件,细小的积怨爆发,两个人最大的分歧,就是林对家庭缺乏责任和照顾吧?四岁的宁宁有几日都向欣抗议:“妈妈给我换个新爸爸吧?他就知道玩,对我又凶,我不要这个爸爸了。”

  因年末去社区检查,两天未去单位。再见到同事中的好友欣时,觉得她容颜清减,肤色黯然。笑问她怎么瘦了许多,是因为小女儿宁宁出水痘了吗?她沉默一瞬,抬起眼睛望着我:“我与林离婚了。”

  啊。我一声低呼。平日开惯玩笑的她在说着玩吧?林一向工作之余就是上网玩游戏,欣一个人包揽所有家务,平日里素有抱怨。但她性情温柔和顺,提起这些不满时,也是微笑着,并无深刻的怒意和隔膜。

  想起2002年的时候,欣还是陷入情网中的女孩,林对她呵护备至,温情脉脉。婚后却象落了幕布,真相毕露。林恢复他的自私淡漠天性。只是那时仍是众人眼中珠连璧合的少年夫妻,怀孕后的欣在阳光里,幸福地眯着眼睛,如一只慵懒的猫。

  林是她的初恋,她从父母的庇护,直接进入丈夫的港湾,没有经历离合聚散,没有体会过哀怨悲欢。那时一直觉得,她是幸运的女孩,因为她只接触一个人就结了婚,不会怀疑感情,不会觉出男子的爱里的虚妄和空幻。

  曾有很多次,下班的时候,陪欣到幼儿园去接宁宁。那个小女孩更像一个假小子,异乎寻常的淘气和顽劣。我们经过小吃一条街时,总要给她买各种食品,否则她意志坚决,哭闹起来声嘶力竭,令人束手无策。今天只有我和欣,二十五六岁的两个人,正当芳华,面对着喧嚣世间各自的苍茫心事。她开始逛美容院,看新开的连锁店,一副如常的神情。在我无意中买了两串风味烤肠,那曾是宁宁最习惯吃的东西。欣看到它的那一刻,默然神伤。没有宁宁在身边,我们又成了两个孩子——如果可以忘记现实中的烦恼、苦闷、忧虑的话。

  林会很难适应缺少了欣照顾的生活。他们不过是意气用事,一进气愤冲动,如果没有添乱的人和事,用不了多久会重归于好。欣也并不象她想的那样,可以如此轻易地离开宝宝,离开林。终究是恋旧而传统的女人。只是这幕戏,因了那两本离婚证,而显得太过真实和沉重了吧?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