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棋牌骰宝大全网>爱情故事> 正文 2019-11-19 13:35

树犹如此(“树犹如此”典故的具体意思是?)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是什么意思

这句话的意思是,在短短的时间里树都老得不成样子了,人又怎么能经受得了年龄的催迫!

出自:南北朝时期文学家庾信辞赋作品《枯树赋》,原文如下:

桓大司马闻而叹曰:“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译文:

桓大司马听了我的歌恐怕还会大发感慨:“当年栽种的柳树,繁茂可爱。现在看到它们枯败凋零,不能不令人凄伤。在短短的时间里树都老得不成样子了,人又怎么能经受得了年龄的催迫!”

这一段表现出昔日的繁华已成过眼云烟,剩下的只有飘泊羁旅的孤独与凄凉和无穷无尽的哀伤而已。最后在桓温的几句哀叹中结束了全篇。“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既与赋首的“此树婆娑,生意尽矣”相呼应,又是全篇以树形人的致意之点,读之令人辄唤“奈何”。


此赋创造背景:

梁武帝末,西魏攻克江陵,庾信被留在长安。江陵失陷后,大批江南名士被俘送长安。北周武成二年,陈朝即要求北周放还王褒、庾信等十数人,但是别人都陆续遣归了,只有王褒、庾信羁留不遣。在此期间,庾信时常感怀自己的身世,于是就写作了荡气回肠名流千古的骈赋《枯树赋》。

《枯树赋》是南北朝时期文学家庾信羁留北方时抒写对故乡的思念并感伤自己身世的作品,全篇荡气回肠,亡国之痛、乡关之思、羁旅之恨和人事维艰、人生多难的情怀尽在其中,劲健苍凉,忧深愤激。

庾信,字子山,小字兰成。南阳新野(今河南新野)人。南北朝时期著名文学家。庾信“幼而俊迈,聪敏绝伦”,自幼随父出入于萧纲的宫廷,后来又与徐陵一起任萧纲的东宫学士,成为宫体文学的代表作家,其文学风格被称为“徐庾体”。

庾信在北方,一方面身居显贵,被尊为文坛宗师,受皇帝礼遇,与诸王结布衣之交,一方面又深切思念故国乡土,为自己身仕敌国而羞愧,因不得自由而怨愤。最终在隋文帝开皇元年老死北方,年六十九,追赠原职,并加荆、淮二州刺史。

参考资料:——枯树赋

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三句话的含义地位

含义:可惜时光如流水一般过去,我真担心着风雨飘荡中的国家,真像桓温所说树也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地位:这三句是全首词的核心。到这里,作者的感情经过层层推进已经发展到最高潮。

出自南宋辛弃疾《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原文节选:

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译文:

别说鲈鱼切碎了能烹成佳肴美味,西风吹遍了,不知张季鹰已经回来了没?像只为自己购置田地房产的许汜,应怕惭愧去见才气双全的刘备。

可惜时光如流水一般过去,我真担心着风雨飘荡中的国家,真像桓温所说树也已经长得这么大了!叫谁去请那些披红着绿的歌女,来为我擦掉英雄失意的眼泪!

创作背景:

宋孝宗淳熙元年(1174年),辛弃疾将任东安抚司参议官。这时作者南归已八、九年了,却投闲置散,任了一介小官,一次,他登上建康的赏心亭,极目远望祖国的山川风物,百感交集,更加痛惜自己满怀壮志而老大无成,于是写下一首《水龙吟》词。

思想主题:

全词通过写景和联想抒写了作者恢复中原国土,统一祖国的抱负和愿望无法实现的失意的感慨,深刻揭示了英雄志士有志难酬、报国无门、抑郁悲愤的苦闷心情,极大地表现了词人诚挚无私的爱国情怀。

作者简介:

辛弃疾(1140年-1207年),原字坦夫,后改字幼安,号稼轩,南宋豪放派词人、将领,有“词中之龙”之称。与苏轼合称“苏辛”,与李清照并称“济南二安”。

辛弃疾一生以恢复为志,以功业自许,却命运多舛、壮志难酬。他把满腔激情和对国家兴亡、民族命运的关切、忧虑,全部寄寓于词作之中。其词艺术风格多样,以豪放为主,风格沉雄豪迈又不乏细腻柔媚之处。

其词题材广阔又善化用典故入词,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倾诉壮志难酬的悲愤,对当时执政者的屈辱求和颇多谴责;也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现存词六百多首,有词集《稼轩长短句》等传世。

参考资料来源:-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

参考资料来源:-辛弃疾

树犹如此王国祥

白先勇作品里,《树犹如此》是我读得最慢的一本。 “至念” 这本回忆散文集有浓墨重彩的开头——《树犹如此》《第六只手指》,作者怀念挚友与三姊,人生至亲如何走完的最后一程,娓娓道来,哀而不伤,那些经年沉淀的细节,因了深情的回忆而生动依旧。 “霎时间,天人两分,生死契阔,在人间,我向王国祥道了永别。” 大约人生最伤心处,都是来不及落泪的。 “青春” 我并不了解台湾文学,因此主要关于《现代文学》及其相关文人的这一部分读起来稍感沉闷。不过读下来才知道,作者最想讲的,定莫过于文学道路上的青春无悔。 “师友” 《文学不死——感怀姚一苇先生》《天天天蓝——追忆于许芥昱、卓以玉几次欢聚的情景》《怀念高克毅先生》,初读时不住想,看着师友逐一逝去,一定很是孤独。而作者及其师友同侪身上展现出某种传统中国文人气质,乐观并豁达,热烈又内敛,坚韧而忠贞——方才明白,其下笔之哀而不伤,其一是斯人虽逝而生者尤记,只要人间还记得,逝者就还存在,其二便是凭借彼此共有的信念、精神,让生离死别变得不致难以忍受——毕竟不负此生。在我看来,这便是沉缓平和的文字能给予的最大宽慰了。 其后的数篇评介涉及文学、绘画、摄影等领域,作者不吝称誉,慷慨中肯,又侧重于艺术创作者的人生经历,平易近人。 “关爱” 同性恋的人,感染艾滋病的人,陷入绝望的人,施予希望的人——作者宽容而悲悯的目光注视着的始终是人——被压抑的与被流放的,挣扎求生的。 附录的三篇对于理解白先勇作品帮助匪浅,听作家谈自己的作品,毕竟与看评论家的文章不同。之前读尹玲《研悲情为金粉的悲剧——白先勇小说在欧洲》和欧阳子的《白先勇的小说世界——<台北人>之主题探讨》已感叹于评论家之笔堪比柳叶刀,精密而细腻地剖开机理,酣畅如庖丁解牛。而看白先勇谈自己的创作,谈对外界的疏离感、对毁灭性的美的惋惜、对痛苦的认知,又给读者提供了新的阅读视角,更多的是感性领悟。 经过了《孽子》《台北人》《纽约客》,再读《树犹如此》,可以确信的是,作家的创作目标已经达成: “I wish to render into words the unspoken pain of human heart.”

树犹如此txt 清静完结

树犹如此白先勇语录

是在李碧华写给哥哥的《血似胭脂染蝶衣》文中提到的,哥哥喜欢这本书,一个人静静地在角落里看完了。
————————
原文是:
四月一日,我们从此再也笑不出的愚人节.

四月五日,枉死城中骤添新鬼的清明节.

四月八日,你化作一把火,一撮灰,你真正走了,永不回头.

希望你释放心灵,忘却尘世的烦恼和痛苦,找到自己的快乐.记得喝三杯孟婆茶,重新出发.虽然你的爱人,知己,亲朋好友,合作伙伴,为你倾情的fans ……甚至是任何一个欷歔的过路人,都舍不得你,但你这样干了,我们还有什麼好说?

那一定不是你!

我不信.

你一向怕死,畏高,爱美,惜身,还经常做gym ,打球,打麻将,旅行,品红酒,享受人生.不能想像你选择了从廿四楼纵身往下一跃时,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决绝- - 因为谁都知道后果是支离破碎肝脑涂地血肉飞溅……这天我特别痛恨在文华酒店门外,撞毁的铁栏下(你的身体竟硬生生把坚牢的金属拗曲了),一个陌生人,用凶猛的水柱把你遗留的一大滩血,连同洒落的红花,不消一阵,冲洗净尽.你随水而去,转瞬不见了.我痛恨他这个动作.穿一身好衣服,杏色西装,染满鲜血的你,又被一整块白布包裹,血渗出来,晕淡一如胭脂.为你苍白虚弱的一息,抹上最后浓妆.后来,你被一个长形的竹箩盖,由殓房送往殡仪馆.后来,你被放进度身订造无虚位极舒适的名贵棺木中.后来,你在烈火中大去.我见一些网站或文章报导,写「张国荣(已故)」,括号中两个笔划简单的字,令人黯然.

一个人出生,成长,努力,挣扎向上,风靡群众,名成利就,喜怒哀乐爱恨交缠……经过四十多年的艰苦,亦算漫漫长路.把一切变成「往事」,只用了一星期,甚或一秒.人生风霜雨雪,少年子弟江湖老,红粉佳人白了头- - 你坚决「不许人间见白头」,於是以后人人都老了丑了,心中你永远是个万人迷,传奇中只有凄厉媚艳与深情,没有岁月痕迹.

当香港危城饱受非典型肺炎肆虐的折腾,人人戴高密度纤维口罩上街,人人都重视生命,只有你潇洒作别.一个读者含泪来电邮,写:「俊秀多情的十二少走了,你们要好好照顾伤心断肠的如花啊!请你负责任.别让我担心!」梅艳芳说过:「哥哥是我生命中唯一好友.」你不喜欢人叫你Leslie 或张国荣,爱听人人叫你「哥哥」,因你成长在一个与父母关系疏离的大家庭,渴望爱但被忽视,所以「哥哥」的昵称令你有「亲人的感觉」.对阿梅而言,有更深的意义.

我打电话给她时,她已在发狂号哭悲痛欲绝中稍为平复,正为你诵经超渡.她身边姊姊和好友一个一个走了,现在唯一知己也撒手离去,胭脂扣松脱烟消,现实中角色对换,你知道自己多残忍吗?我对阿梅说:「你要坚强,不要多想,因为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她声音虚空,哽咽:「我想不通,我接受不到.我们那麼锡他,但他不回应,打电话又找不到,连号码也改了.有时一班人吃饭,他突然站起来走掉.那段日子,他像另外一个人……」你常常自问:「我一生没做过坏事,为何会这样?」这句话,我和阿梅也听过多次.你身边很多人自恨「做得不够」.

但连阿梅也联络不上,谁能找到躲起来的你?

之前,你有当导演的心愿,曾因剧本不够商业化找不到投资者.及后有一大陆的富商答应支持你开拍,你很亢奋,兴致勃勃,谁知他惹上官非被关押.一时间你的情绪跌至谷底.还有在泰国撞邪中降头的说法(应该与什麼拍鬼片「不能抽离角色」关系不大.你是专业演员,而且戏早已拍完).

因为你跟小思(卢玮銮教授)和仙姐(白雪仙)提过,你很喜欢廿年前在港台演过一个电视剧《我家的女人》,想重拍.那是识於微时的我们第一次合作,还夺国际奖.所以去年五月一日我千方百计把你约到徐枫家开会,她乐意支持.我建议把剧本重写,情欲去尽些.你想用张柏芝,喜欢她的外形和演技,还很贴合剧中「十清一浊」的命格.但那个晚上,你眼神惊恐,有气无力,紧张不安.而且踡缩在沙发,像个虚淡的影子.徐枫是「抑郁症」的祖宗,她知道你很不对劲,嘱你一定要看医生服药,而不是集中力气去驱邪.我安慰你:「若你没害过人,没做过坏事,那害你的人要付出代价,双倍报应在自己身上的,邪不能胜正.」

我特定五一,因是「劳动节」.还开玩笑:「一个人站起来必须靠自己,做导演要劳动,要一起度剧本,我们只是在背后撑你.喂,你的康复期不必一年吧?到明年五一劳动节也等你!」但你一直沮丧,忧郁,还有胃酸倒流的病折磨,对什麼都提不起劲,而且不愿见人.等不到五一,四一你便走了.

陈凯歌导演听到你自杀身亡的第一反应是惊叹:「太震惊,太难过了!这不是另一个程蝶衣吗?」

就此别过了.

暮春,香港反常地愁云惨雾,连天阴雨,气温下降,有点寒意.

我们的良师益友小思,告诉我你有一包遗物在她处.是一些珍贵的照片(包括你的反串戏装照,虞姬之外还有其他未曝光的),和一封信.

一封信?

由「教育署」课程发展处发出的表扬信.

追溯,二○○二年二月廿二日,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语言及文学系,香港文学研究中心」合办了「文学与影像比读」讲座.中文系有这个课程.由於小思要退休了,你答应她讲「如何演绎李碧华小说中的人物」(我很谢谢你!).新亚人文馆沸沸腾腾,座无虚席,各系的教授讲师也来了,站满了人.

你尊重高等学府,所以不准拍摄,录音,宣传.那天你在访问中谈到程蝶衣的死,有三个原因:「一,虞姬个性执,要死在霸王面前.二,蝶衣想以自杀来完成原著故事的情节.三,颠倒众生的偶像年华老去,不能接受.」- - 一看,怵然一惊.

那天是你三月底病发前非常灿烂,迷人的日子.艺人在大学演讲不是没有过,但你挥洒自如和谈笑风生,学生难以忘怀,悄悄笔记下来.

崇拜你的,除了共同成长的三四十岁英年还有不少年轻人.我希望他们爱歌艺,演技,样貌外,还学习你的优点:- - 工作态度认真,准时,尊敬长辈,聪明感性,大胆创新,亲和有礼,对情史和性取向的坦率,一切追求完美.

常把欢乐带给别人,把哀伤留给自己- - 所以我知你寂寞.

你喜欢看书.一回在仙姐家,小思提到白先勇一篇悼文《树犹如此》很感人,你马上在角落静静看完.你的语文能力很好,那些吹捧炒作出来的所谓人气偶像难望背项.

你真的会是个优秀的导演,从《芳华绝代》MV 便知.可惜……

这篇稿,是我惆怅地送亡友最后一份礼物.

- - 但你仍欠我一部电影,我仍欠你一个剧本.

什麼时候还?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推荐